来下吧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62|回复: 0

[短篇小说] 《请客记》作者:女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3 09:57: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载2009年11月7日《光明日报》
  


请客记
  
女真



  副市长彭一鸣大病初愈,出院一个多月,闭门谢客,每天只是在自家的院子里换换空气、晒晒日光,连院门都不出,更不外出应酬。
  正因为如此,儿子彭致远对他眼下的举动才非常不理解。晚饭过后,彭致远到客厅里去看焦点访谈。彭致远以前很少有和老爸一起在家里看电视的机会。彭致远忙,老爸比他更忙。现在老爸
  病了,刚好,当儿子的,也不再不管不顾地只想着自己的快乐。彭致远不是一个多话的人,跟老爸,话尤其不多。老爸、老妈,大家静心地看电视,挺好。
  没想到老爸主动开口说话,而且,会交给他一个厚厚的信封:“致远,这是两千块钱。”
  接过信封的那一瞬间,彭致远愣怔着:“给我钱干嘛?我有钱。”
  彭致远说的是实话。彭家兄妹二人,不缺钱。彭致远做软件,工资比老爸高。妹妹彭家润,在电视台做导演,滋润着呢。
  关键是,彭致远没弄明白老爸为什么要给他钱:“爸,有事吗?”
  “有事。”老彭一脸的严肃:“爸求你安排一顿饭。”
  彭致远乐了:“爸,瞧你,不就一顿饭吗,怎么还安排不出去,还用你掏钱?”
  “不掏钱我还用找你吗?记住,这是我和你妈的意思。我住院这段时间,大家都很辛苦,请大家吃顿饭,表示一下我们的心意吧。”
  “请谁?”“小刘,小孙,小燕,小柴。”
  小刘是彭一鸣的司机。小孙是秘书。小燕是保姆。小柴,办公厅的处长。
  “爸,都是身边的人,想吃顿饭还不容易吗?您把钱收回去,这顿饭我安排了。”
  “致远,你是没明白我的意思。这段时间,他们几个不容易。找一个不签单、不免单、还得像样的地方,你记住,一定要自己花钱,才能显出咱们的诚意,懂没?”
  “懂是懂了,但这事我办不了。这么屁大个小市,地面上稍微像点儿样、能花出去两千块钱吃饭的地方,谁不认识你?谁会要你花钱买单?你这不是难为我吗?”
  彭致远的态度很明确。老爸快退了,退之前生了这场大病,病完就出了这么一个主意。身体的病好了,长心病了啊。
  彭致远的态度,让老爸不高兴:“就这么点事你也安排不了吗?”
  彭致远看出老爸不高兴,就想往回收一下:“不是我安排不了,是确实难办。再者说了,小孙他们几个,听说是你自己个儿掏钱请客,他们肯吃吗?您也不想一想。”
  在儿子面前,老爸向来有权威。彭致远的拒绝让他生气:“你这个孩子,小小年纪怎么学得这么世故?我就不信这两千块钱花不出去!”
  “爸,您别生气,别说两千块钱,您再添两千,我也能给您花出去。不就是请客吗,我保管让客人吃好、喝好不就成了吗?您管我怎么花钱干什么?”
  爷儿俩正戗戗的当口,妹妹彭家润从外面回来了。电视台的女导演,在台里是台宝,节目总得奖;在家里,是家宝,老两口子都喜爱。她的出现,让屋子里的空气一下子生动起来。
  彭一鸣还在跟彭致远生气,连重复一遍自己的话都懒得。彭致远自己知道没能讨好老爸,也不肯开口重申。关键时刻,老伴康淑芳出来解围:“家润呐,你爸有个活儿交给你了,就是请你孙哥他们几个吃顿饭,咱们自己掏钱,表示一下谢意吧。”
  “我以为是什么难事儿呢。”彭家润眼珠子转两转,按照自己的猜测,拿起了主意:“不就是咱们自己花钱请顿饭吗?这事儿包我身上了,不过我得说清楚,爸,要想吃一顿像样的饭,您这两千块钱可不够,一般般,太小意思了。”
  “照你这么说,两千块钱就这十来个人,还不够消费的?”女儿接了他的军令状,彭一鸣的脸多云转晴:“家润你别蒙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眼儿?你还敢从老爸身上雁过拔毛?告诉你,多少就这些钱了,表示咱们的心意嘛,多不退、少不补,这是我的原则,你安排去吧。”
  看完电视上楼,彭致远把妹妹扯进自己房间:“把你精的,连咱爸都敢算计?我可告诉你,这么下去,你可真嫁不出去了。”
  “嫁不出去就嫁不出去,有什么了不起的?总不像有的人,娶了媳妇却摸不着、看不着,干着急!”
  彭家润这是在气她哥呢。彭致远的妻子,结过婚就去了美国,读博士呢。谁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
  “事先声明,这次晚宴我不参加。”“你敢?”“我敢。”“走着瞧吧。”
  请客的时间,定在周六晚上。现在餐饮业发达,档次越高的饭店,生意越好。老爸彭一鸣确实为彭家润出了一道难题。那些她认为够了档次的饭店,市里的活动经常在那里举办,老爸时常出入,谁不认识她老爸?谁肯收她的钱?倒是那些一般般的小饭店,可能对地方首脑不熟悉,或者认出来也是疑疑惑惑,未必敢前来攀附。但是地方小,口味差不说,也显不出老爸请客的诚意啊。
  彭家润最后选中的饭店,名字还挺气派:城中城。牌子做得够大、够亮,远远就能看到,车位宽敞,门童也是训练有素、很精干的样子,跟市中心的那些名店比,却怎么看也还是显得逊色,不够富丽、不够堂皇。彭家润选中这家城郊结合部的饭店,给老爸的理由非常有说服力:“爸,据我所知你从来没在城中城吃过饭,他们几个也知道老板不认识你,咱这钱不就花出去了吗?还有,城中城有你最爱吃的酸汤子。一般饭店,还真没有这种东西。”
  别的不说,光是酸汤子这一样,就让彭一鸣高兴起来。这种用玉米面沤酸了做成的满族食品,是彭一鸣不多的还想着要吃的东西之一。除了偏远的农村,城市里一般真还很少有做这种吃食的了。就冲这一条,彭一鸣说了:“家润,就定城中城吧。”
  到了预定的时间,彭家润开着自己的尼桑阳光,拉着老爸、老妈一起去城中城。引座小姐身材颀长、面带职业微笑,引领着三位进了二楼预先订好的包房——朗园。朗园宽敞舒适,靠墙摆着一圈大红的沙发,中间是一张十二人台面,姹紫嫣红的一只大花篮摆在台面上,显出一屋子的喜庆祥和。早到的小柴、小孙、小刘、小燕齐刷刷站着,又在彭一鸣和康淑芳的安排下纷纷落座。菜单是彭家润早就订好的,只等着一声走菜,走马灯似地就端了上来。
  彭一鸣举杯四顾,正想开场白说祝酒词,忽然又放下了酒杯:“致远呢?”
  康淑芳看一眼女儿,已经端起了酒杯的电视台女导演,冲老爸微微一笑:“爸,我哥今天有事儿,不过他一会儿肯定到,咱们就先开始吧。”
  彭一鸣挺给女儿面子,女儿说先开始,他就重新端起了杯子:“几位,彭某今天特备薄酒一桌,对诸位表示谢意。我刚出院,医生嘱咐不让喝酒,我只喝这头一杯。我这一病,让你们多辛苦了。代表我自己,也代表我们全家吧,真诚地谢谢你们。这杯酒,我先喝了。大家吃菜,多喝酒。小刘,你今晚不开车了,敞开喝。我知道你有量,平时不喝是对的,今天要是不喝,就不对了。这就是辩证法呀。来来来,老康,你给大伙夹菜。”
  几位客人,秘书小孙和办公厅的柴处长跟彭一鸣同桌吃过饭,俩人比较放得开,不断地敬酒。官场上呆过的人,规矩都懂,敬酒也得有个秩序。秘书小孙,据说马上就要到县里当副县长了,虽然级别不如柴处长,前途却谁也不敢小觑。跟彭一鸣多少年了,一般人都给他面子,柴处长也是礼让三分的。酒桌上,小孙当仁不让,先于柴处长敬了酒:“这杯酒我先敬了。这么多年,彭市长严于律己出了名的,我们身边的人跟他学了不少好东西,拿我个人来说,彭市长的好作风会让我受益一辈子。感谢市长对我的栽培,今后我一定努力工作,不辜负彭市长的期望。这杯酒,我干了。”
  秘书带头敬了酒,酒桌上的情绪就热烈起来。尤其小刘和小燕,虽然一个在外面开车,一个在家里做饭,应该说是跟副市长接触最多的人了,却都是第一次有这种与副市长在大饭店里同桌吃饭的机会,而且还是副市长自己掏钱请客!
  办公厅的柴处长,第二个敬的酒:“我这杯酒敬彭市长,也敬康阿姨。在办公厅十多年,像康阿姨这样对办公厅工作一点意见都不提的家属,我还是头一次遇到。阿姨处处为我们着想,有什么好事都想着我们,知道我爱听音乐,这么多年,年年给我留新年音乐会的票,现在,我一听音乐就想起市长,想到阿姨。阿姨,这杯酒我干了,表示敬意,您随意!”
  彭一鸣的老伴康淑芳,平时不大出来吃饭。今天有老伴和女儿陪着,加上客人都是再熟不过的,也把自己的酒底亮了出来:柴处长敬她一杯,自己干了,请她随意,她可是毫不犹豫地全干了。
  康淑芳的豪饮引来一阵喝彩,司机小刘也站起来敬酒:“市长,我希望以后还能给您开车,而且,绝不会再犯一点低级错误了。”
  小刘说的低级错误,只有他和彭一鸣知道。那次,彭一鸣去郊县视察旱情,回城的路上,小刘一时精神溜号,没预见到十字路口要变灯,一个急刹车,把已经进入睡眠状态的彭一鸣惊醒了,大热的天,小刘当时就是一身冷汗。那时小刘刚给彭一鸣开车不到两个月,只要彭一鸣对车队有一点表示,他的副市长司机位置就保不住了。可是彭一鸣没对任何人提起这件事,小刘也一直为他开车到现在。从那次以后,小刘开车格外认真,这种低级错误再也没发生过。
  小刘的自我揭丑,引得彭一鸣哈哈大笑:“刘儿,这事儿你还记得呀?你不说我都忘了,来,罚酒一杯!敢摔老彭,你的胆子不小嘛!”
  最后一个敬酒的是保姆小燕。小燕刚到彭家时,跟彭一鸣、彭致远说话脸红,几年下来,个儿长了,人胖了,最主要的是,出息得落落大方,彭家来了生人,有的还以为她是副市长家里的千金呢。康淑芳已经许诺,一定为她找一个好小伙儿当丈夫!
  小燕端起酒杯,话未出口,眼圈儿先红了:“我不会说话,你们别笑话我。我只想说,只要你们不嫌弃我,我愿意一辈子呆在彭家,给叔叔阿姨做饭。”
  小燕不会喝酒,一杯啤酒,态度很坚决,喝得却不顺利,最后一口还呛了一下。看她一脸悲壮的样子,彭家润开始逗她:“燕儿,你一辈子呆在我们家,不嫁人啦?”
  啤酒下肚,小燕说话胆也壮了些:“嫁什么人呐,像姐姐这样不是很好吗?”
  “嘿,燕儿,你现在说话挺赶趟啊,嘴厉害了啊!妈,我看这样吧,燕儿不愿意嫁人,干脆咱给她招个女婿来得了,咱家还多了一个劳动力!”
  彭家润的笑话惹得一桌人哈哈大笑,小燕自己,把敬酒前含着的一汪泪水,也笑了出来。
  酒过数巡,大家开始认真吃东西。菜谱是彭家润安排的,荤菜有烤乳猪、烧羊腿,海鲜是深海鲽鱼、野生大虾、二介沟的文蛤,彭家润深知老爸的口味,特意要了农家菜大丰收:曲麻菜、萝卜缨、香葱、樱桃水萝卜、高山娃娃菜,红红绿绿,配上瘦肉丁炸的辣椒酱,看起来就让人食欲大开。尤其主食酸汤子端上来的时候,彭一鸣更是一连喝了三碗还意犹未尽,最后是康淑芳夺走了他手里的饭碗:“逮着爱吃的就没够,像小孩似的!”
  老伴的当众嗔怪,彭一鸣一点不在乎:“痛快,痛快,多少年没吃过这么痛快的饭了!小孙知道,在外面吃饭,真正能吃进去几口东西?摆在桌上的都是好东西,可是你没心思吃,也吃不饱。有时候看着那么多好东西没动几口就撤了下去,心疼啊!”
  一桌人喝得热闹、吃得痛快,挺丰盛的一桌菜,下去了一多半。彭家润还想再添菜时,几位客人齐声反对:“自家人客气什么?实惠点,别浪费!”
  彭家润想说万一一会儿我哥来呢,看看老爸老妈开心的样子,把话又咽了回去。刚才,趁着去卫生间的工夫,她已经给彭致远打了电话。彭致远在单位加班是真,但到没到请不了假的地步,只有他自己知道。彭家润说:“哥,你是不是还在跟我较劲啊?你怎么跟我一般见识啊?快点来吧啊,你再不来,爸妈真生气我可不管你了啊!”
  对于她的恳求,彭致远是未置可否,撂了电话,连个准话都没给她。这个书呆子,倔着呢,谁知道他一会儿能转过弯来不?
  事实上,彭致远再倔,也还算是识大体的。酒桌上的规律是,高潮过后,常常会有一段时间的情绪低迷,大家喝累了,说累了,笑累了,在找到新的共同话题之前,歇息一下也属正常。彭致远的到来,让这种低潮期提前结束了。因为迟到,也是想纠正一下在老爸眼里的印象吧,彭致远自罚三杯,赢得满堂喝彩,酒席上的气氛也重新活跃起来。
  那个晚上,除了事先约定的客人和主人,没有人推门而入来敬酒,没有人附在彭一鸣的耳边,小声说着不想让别人听见的话,甚至连一般酒店里经理人对尊贵客人例行的敬酒,也免了。这种吃饭的效果,不正是彭一鸣希望达到的吗?
  那天的晚饭,副市长彭一鸣很满意。对饭菜满意,对酒店的安排满意,当然也就是对女儿家润满意了。对这一点,哥哥彭致远想嫉妒都没用:这件事本来是交给你做的,你自己推出来了,没讨着功,活该!
  好在彭致远本来也不是跟妹妹争功的那种人。彭致远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长处在哪儿,短处在哪。他的性格像妈妈,内向,适于做那种踏踏实实的工作吧。
  尽管他是这样的一个人,不久之后还是对妹妹的做法有了意见。如果不是偶然看了一台本市的综艺节目,他还不知道妹妹的本事有多大呢。那个节目的总导演是彭家润,节目的内容,正像全市观众每个周末都看到的那样,请了一帮外地的明星来加盟,说说唱唱,猜谜解答,有白金项链之类的奖品刺激着场内和场外的观众。这台节目在本市很有名气,收视率之高,让许多电视同行嫉妒这个能干的女导演。和以往一样,晚会的观众席上,坐满了以单位名义出现的许多观众。出镜率最高的那个方阵,牌子上,“城中城”大酒店几个字赫然在目,彭致远不相信同样坐在电视机前的老爸会看不见。这个彭家润呐,吃的那顿饭,她不但赚下了老爸的两千块钱,还绕回来可观的广告费提成!而且,可能还远不止这些。彭家润自己说过,凡是上了那台节目的单位,都是要拿广告费的,而电视台的广告费提成之高,也是行内人都咋舌的。
  除了酒店,还有那几位吃了宴请的客人,作为对彭家的事情多少知道一些底细的身边人,老爸在位时对他们不薄,但是,当老爸真正退下来以后,人家对彭家怎样,那可就不好说了。彭致远却相信一条:只要彭家润在,她会把和这些人的关系都搞明白的。
  这个彭家润,天生就是做生意的料。放在官场上,她一定比老爸更精明!
  也许父子之间有一种灵犀在瞬间接通了,同在电视机前的彭一鸣,一句话,让彭致远玩味许久。彭一鸣说:“家润干电视这一行,有点儿可惜了。”
  客厅里只有父子俩,彭致远只能认为老爸的话是说给自己听的。
  却不知道应该怎样才能接过老爸的话茬儿。

评分

参与人数 2珍珠 +4 信赖度 +1 收起 理由
yuexinrong + 1 发帖辛苦!
zwg1226 + 3 + 1

查看全部评分

QQ|小黑屋|手机版|全本txt电子书下载网站 ( 豫ICP备13018914号-1 )

GMT+8, 2019-9-21 00:33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