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下吧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2|回复: 0

[佳作讲评] 第六种乡村与扑朔迷离的蓝镇——简评杨宏的《日升日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1 18:37: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六种乡村与扑朔迷离的蓝镇
——简评杨宏的长篇小说《日升日落》

林雪

  作家梁文谋曾根据个人阅读经验把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的五部乡村小说,归结为经典的五种乡村,它们分别是永远的乡村即鲁迅的《故乡》,寂寞的乡村非萧红的《呼兰河传》莫属,热闹的乡村则是《芙蓉镇》,当然再没有比《细雨中呼喊》更忧郁的乡村了,而高贵的乡村属于张炜的《家族》。借用此种归类,杨宏的《日升日落》(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除了部分的兼有上述小说的精神气质,还具备第六种属性:扑朔迷离的乡村。

  蓝镇本属于朱氏家族世代开发的乡镇,它甫一出现就超越时代、犹如幻象。它依山面河,俨然是个广大辽阔、商业发达、人口众多的所在,它被书写的历史也只是从朱家第一代祖父谢世后,朱父继承家政开始。是有幸也是不幸,朱父骨子里是个艺术家,他根本无心打理家业,将经营偌大家业的权力分发给伯父叔侄们,只痴迷于重新修建朱家宅院的建筑艺术。甚至因其痴迷工艺,命他的长子朱成文娶了大自己12岁的蓝镇最好的工匠刘瓦匠之女。7天后这桩惊世骇俗的婚姻完成,8年后,朱父在建造地标式建筑同乐楼峻工的同年去世,临终前指定一应属于泥瓦工具的抹子锤子铁锹镐头等陪葬......朱成文没有辜负父辈期望,他继任当家人后,解除了伯父为首的诸位长辈的管理权,抄回被他们私吞的金银财宝,减免他们私自加给农民的租金,恢复解散的蓝镇卫队武装,甚至把磨坊让出,作为日常福利让镇上人无偿使用。仁德与厚土吸引着归来客与异乡人,蓝镇发达了。不久,从遥远南方流浪至蓝镇、出身破落世家的赵氏兄弟俊生、俊杰带着一个怀孕的女人秀子被朱成文礼遇并收留做了长工。莫名的,赵氏兄弟一家给朱成文留下了天然的好感,或因他们勤劳正直,或因他们来自神秘的无由描述的远方,而朱成文是一个热爱远方的人,曾在赵氏兄弟出现之前,由道士带领北上寻找仙人之地,半年后历尽艰难、九死一生黯然返乡,惟一的收获是见到了大海。他慷慨减免了赵氏兄弟的地租,由此收获了赵氏兄弟一生的忠诚和信任。由于合理的情感纠葛,赵氏兄弟与秀子共生下11个孩子,但只存活4个儿子,从此家族命运深深融入到蓝镇的兴衰并与朱家一起成为改写蓝镇的历史之家,成为蓝镇版图上最显赫的两大家族。他们耕耘、拓荒、休养生息,共同抵御外村侵略、内族纷争、道士祸乱,共同赈灾施舍、接济穷人。赵家在报恩朱家的同时也上演着一幕幕纷繁的恩怨、仇视、和解大戏。在蓝镇最富庶的年代,人们用跑马占地、角力赌田等原始方式扩张资本以完成阶级上升,鼎盛期间蓝镇在人们辛勤开发下地肥水美、如诗如画,宛如世外桃园。镇民民风古朴、衣食无忧,人们春种秋收、男耕女织,是一处自给自足的宗族社会。进入太平盛世后,部分人性意志薄弱者开始饱食终日,同乐楼内淫欲横流、歌舞升平,为以后蓝镇之殇埋下了祸根。

  作家用串珠式结构网叙出一个堪称宏大的故事,以朱成文的一生为蓝镇和情节递进的原点,铺陈出汪洋恣肆的百年传奇。以朱成文痴迷于追寻成仙和长生不老秘方为引子,在两大家族父辈子辈孙辈的谱系框架中,道士、和尚、先生、郎中、良妇、巫婆粉墨登场,妓女、老鸨、剑客、武林高手、骗子、罪犯往来穿梭,他们或与蓝镇长相厮守,演绎出可歌可泣的故事,或如阴影般在暗处久久蛰伏,为蓝镇带来杀戮、叛乱等无妄之灾,或如甘泉清溪,启智并滋润蓝镇人的心灵,或如流星闪亮,一时照亮蓝镇的天空大地,又转瞬即逝,只引起读者的一声叹息。

  作家杨宏以朱、赵两个家族众多人物近百年的繁衍生息为主线,杂揉进拓荒、创业、争斗、宗教、情爱、迁徙、回归、复仇等情节,并取材武侠、巫术、民俗、传说等丰富元素,借助魔幻现实主义创作方法,充满激情讲述了坐标于中国近代时间节点、一处叫做蓝镇的地方兴衰史,栩栩如生的勾勒出几代超过百余人的生老病死、爱恨情仇以及他们曾深厚的土地情结、强烈的宗族意识以及热烈的家国情怀。作家塑造了朱、赵两个家族代表的一群性格鲜明的人物群像,记录了沧桑历史巨变中个体生命的自我探寻、上升与沉沦,书写了蓝镇这块神秘土地从自然天成走向灾变,又从毁灭走向复兴的艰难历程。虽然在小说结尾,作家让蓝镇的丰盈毁灭于持久的饥荒、人性永无止境的贪婪、阴险的鸦片毒害和残酷的战火,但草木春深、薪火相传,逃难而去的朱家和赵家后人又重回蓝镇,续写振兴家园的新故事。 小说语言具有优美、饱满的感情色彩,特别是朱成文寻找神仙之地和赵氏后代怀礼为了拯救在同乐楼堕落的怀明的草原寻根之旅,情节寓意深刻,情感热烈、传奇、奔放。怀礼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力能拔树,勇能擒虎,为了让沉迷在声色犬马中的怀明重新振作起来,作家将神话故事中的正义而神性力量赋予给怀礼,借鉴魔幻现实主义风格,尽显天助人愿,大道沧桑,使人物命运质感强烈、细腻,情节瞬息多变、跌宕起伏,笔法夸张、幽默,令人目不暇接。

  由于小说人物出场、谢幕繁多及代际纷纭,我们难以将这部小说归类为家族小说,也由于人物过于跌宕蜿蜒的命运和剧烈的地域沉浮,我们也难以将之归类为拓荒小说。或许小说对两者都兼而有之,而作家笔下的蓝镇人每个家族每代人都有人出走、有人归来,仿佛如作家奈保尔《世间之路》中说的“要一直不停的追溯直到最初的源头;我们的血液里,骨头里,大脑里,承载着成千上万人的记忆。或许我们可以说,祖先曾经如何生活;但这种了解可能只是遗传的一个碎片,真相的一个碎片。”在《日升日落》中,作家将历史隐身于人物命运和地域传奇之后,魔幻而戏剧化重构了历史场景,并穿插了数以百计各自相连又相对独立的故事。在命运和世事的夹缝中只有永不停歇地行进,迎向注定幻灭的结局,重生出新的世代与生命,正如蓝镇开拓者朱家后代朱建平所说:天明之后,我们的祖先会重新走在蓝镇的大街上。

来源:辽宁文学微信号


评分

参与人数 1珍珠 +1 收起 理由
caibifeg + 1

查看全部评分

QQ|小黑屋|手机版|全本txt电子书下载网站 ( 豫ICP备13018914号-1 )

GMT+8, 2018-7-21 06:16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