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下吧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92|回复: 0

[佳作讲评] 梁爽的微小说《魏紫姚黄》鉴赏(作者:郭建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10 12:34: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青铜器 于 2018-10-6 12:34 编辑


梁爽的微小说《魏紫姚黄》鉴赏


  郭建国

  爱情是永恒的主题,可是我们还永远要说,永远要写,永远要赞。《魏紫姚黄》就是这样的一篇作品,写了这两个女孩的情感变化和对待爱情的态度,还有认知。
  魏紫和姚黄是两个在学历上、性格上、生活上差距巨大的女孩。姚黄是那种个性张扬、思想前卫、流行时尚、甚至娱乐至死的女孩,喜欢艺术范的男生;而魏紫是清丽可人、聪慧超群、学业有成的知性女孩,是有着大好前程的天之骄子,并且被白马王子追求着。
  可是,一次假期聚会,一位诗人的出现却改变了魏紫的命运。魏紫爱诗人。姚黄虽已发出警告,她依然做出了固执而未知的选择。也许,魏紫选择了一种浪漫,她没有像姚黄的那种不羁的生活,这次是她释放情感的一次尝试。又或许,魏紫只是即将步入社会的大学生,在情感上还很不成熟,容易被甜言蜜语所迷惑。魏紫的爱情结局充满了未知和不确定,姚黄也表现了一种无奈。作品最后的留白,令其有了遐想的张力。


  郭建国,河北廊坊市文安县人,廊坊市作家协会会员,郑州小小说文化传媒签约作家,《鹿禾评刊》评刊员。有几十篇作品发表《百花园》、《玉融文学》、《三门峡日报》、《廊坊文学》、《浙江小小说》、《精短文学》、《湘乡文学》等刊物。


  附:梁爽微小说《魏紫姚黄》

  魏紫和姚黄是清水镇上最美的两个姑娘。
  魏紫纤细高挑,喜欢穿白衫或白裙,生得出水芙蓉一般清丽可人。姚黄圆润丰满,总是顶着一头金灿灿的乱发,有时还会挑染出几绺白色——身上的打扮如同她的日子,活色生香,热烈蓬勃。
  魏紫在学习上一路凯歌高奏,如今已是名牌大学的大四生,刚被学校推荐保送研究生。姚黄初中毕业后没再读书,在小镇上的饭店、网吧、迪厅跳换着工作。
  这样两个差别很大的女孩,却是最好的朋友。
  国庆节那天,魏紫踩着青石板路上细碎的阳光,满大街地找姚黄。这次放假回家,魏紫没有提前告诉姚黄,想给她个惊喜。小镇的街头比魏紫想象中还要忙碌,临街的房子被刷成了五颜六色,大段的院墙也被喷上各种抽象画,长满银杏树的金色小镇变成了艳丽的油画。
  魏紫在摄影店门口看见姚黄时吓了一跳。姚黄涂着乌黑的眼圈乌黑的嘴唇,头发像是被炸弹突然引爆,女巫一般。姚黄看见魏紫,一声尖叫,抱了上去。魏紫说,你这是中了蛊吗?姚黄咯咯地笑,还省城人呢,这叫前卫,镇上新来的造型师为我设计的。我们的小镇也有造型师?姚黄嗔怪地眨眨眼,别这么大惊小怪,我们的小镇被艺术家们相中了,造型师的好友就是位诗人,你见了保准会心动,不对不对,你不能心动,你有当学生会主席的白马王子……
  整个下午,魏紫和姚黄都在镇东的银杏林度过。她们捡银杏叶,她们坐在树下说话,她们搂在一起用手机拍照。姚黄没有像从前一样讲那些给她买漂亮衣服、带她蹦迪、为她打架的男生,说不到两句话就会绕到造型师身上。魏紫说,姚黄,你爱上他了!姚黄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忧伤,他们搞艺术的人,真的和普通人不一样。魏紫说,如果不能爱,就别让这份感情开始。姚黄笑了,傻丫头,你以为感情是你学的数理化啊,开不开始由不得你的。
  这就是魏紫喜欢姚黄的地方,尽管姚黄书读得不多,但对生活却常常有着更深刻的理解。姚黄说,魏紫你看,我在这个薄情的世界里就是这么深情地活着。
  黄昏的时候,造型师也来到银杏林,和诗人一起。湛蓝色牛仔裤,白色亚麻长衫,及肩长发,瘦削的脸庞,诗人比魏紫想象中的还要诗意。初见魏紫,诗人伸出手,你好,仙子!魏紫的脸红了。诗人说,这么美的女孩,一定是银杏仙子,语气轻松自然。姚黄黏着造型师给她讲化妆,诗人带着魏紫走向了树林深处。
  这个假期对于魏紫和姚黄来说,不同于以往所有的假期。魏紫言必称诗歌,说的时候会双颊飘出红晕,会眸子放出亮光。姚黄的脸变成了调色板,每天色彩纷呈。
  假期的最后一天晚上,姚黄在巷口买了盐水鸭、煮干丝、茴香豆和一罐黄酒,又把饭桌搬进了自己的小卧室。魏紫说,我就爱闻你这屋里的花露水味儿,跟小时候一样。姚黄说,我们要是真能回到小时候就好了。两人轻轻地碰了下酒盅,各自呷口酒。魏紫把茴香豆一颗一颗地往嘴里丢,姚黄跷起手指撕扯着鸭翅膀。两人各怀心事,谁也不说话。还是姚黄先打破了沉默,紫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有优秀的男友,大好的前程,千万不能胡闹。魏紫不开腔,把一盅黄酒倒进了肚。
  晚上,魏紫和姚黄并排躺在雕花木床上,帷幔上贴着时下正红的韩国明星的海报。魏紫说,你还记得吗,小时候这个位置贴的画是条黄色的小鱼,我们总用脚去蹬,后来小鱼成了灰色。姚黄的眼窝红了,说紫你这几天变得细腻了。
  半夜里,姚黄醒来时,身边果然是空的。打开窗,隐约看见石板路上两个走远的白色身影。姚黄想喊,终是没有喊出来,只是轻轻地叹息一声。关拢窗,“吱呀”一声,把这叹息也关在了屋里。
  (原刊责任编辑 炳发)

  摘自:【鹿禾评刊】微信公众号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评分

参与人数 4珍珠 +5 收起 理由
3285z + 1
yuexinrong + 2
caibifeg + 1
watxx + 1

查看全部评分

QQ|小黑屋|手机版|全本txt电子书下载网站 ( 豫ICP备13018914号-1 )

GMT+8, 2018-10-16 13:43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