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下吧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7|回复: 0

[佳作讲评] 我与时代谁错了——评谷文峰长篇小说《苍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1 18:0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与时代谁错了
  ——兼评谷文峰先生的都市生活体长篇小说《苍茫》
  赵成瑞  李伟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循着这句伟人名言,我走进谷文峰先生的都市生活体长篇小说《苍茫》。10个昼夜,掀过361个页码,读完330000个字符。眼不酸是假的,但还是想赶快读完一探结局。吸引我的不仅是故事本身,还有故事透出的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这段历史和伴随而生的种种社会问题。这可能就是人们说所说的“非虚拟型小说”的魅力吧。

  “沧海桑田,残酷真实的时代进程;痛彻心扉,贯穿一生的心灵忏悔”,是小说的主题思想。仅读主人公刘记安当年的日记和文兴国调查的结论,足可以感受到那个时代对个人命运的冲击波,也成为本书的最大亮点和看点。再读故事情节,耳旁就会响起个人命运与时代进程的变奏曲。掩卷深思,主公人的命运悲剧,是生错了时代还是个人选择错了,这个问题一直在脑海里萦绕,想与广大网友交流一下。

  问《苍茫》,为何沉浮?

  作品以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两个时代为创作背景,提纲挈领,红线贯穿,鲜活勾勒出刘记安这一主人公形象。作品开篇以师兄文兴国的探秘师弟刘记安的死讯开始,倒叙夹议,移步换景。刘记安的少年虽然食不果腹,但他生活在一个历史特殊的大集体里。“忠字舞”、“背语录”、“浮肿病”唤起人们对那个激情燃烧岁月的红色回忆和饥饿梦魇。然而,纯真年代不纯粹,有了重负想摆脱,时代烙印灌注刘记安骨子里的不屈和倔强,并为他日后的出人头地埋下伏笔。

  青春骚动,桀骜不驯。来到城市街头的刘记安做了个“深呼吸”,社会转型期的中国车轮滚滚,思想解放,一切都在变。四十岁以上的人都知道,计划经济时代的政府部门,“计经委”是人见人爱的“香饽饽”,小到一盒火柴,大到一辆自行车。不计划计划,你只能是望洋兴叹。现在市场经济不同了,发展了,改革了,“发改委”这单位又举足轻重一言九鼎。站在当时人生十字路口的刘记安毕业挤进了这种单位,可谓意气风发,自以为看破红尘的他背叛初恋,滑向功利,变卖道德,借此登上攀爬的阶梯。从政府职能部门下海到岳父家的企业施展拳脚,“小锅巴”出口转内销扭起大动作,要名有名,要利有利。一时间,刘记安在“S”市风光无两。

  好景不会太长。因为忘记初心的人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一种“毒素”在官场职场双丰收的刘记安的五脏里繁衍咀嚼,潜滋暗长。看似成功实则孤独,物质富足精神颓废。从“霓虹灯”到“抑郁症”, 从“领奖台”到“掘墓人”,从“浮水瓢”到“沉底壶”,只剩一个时间问题了。

  “人生如战场!”作者缜密而细心的叙述,让我们看到了无形战役的复杂和多变;作者蜿蜒带忧伤的推理,让我们听到了无处不在的狡黠与枪声。更可贵的是,《苍茫》带我们重温了那段转型时期的历史进程,在心灵深处留下了“命运谁作主”的一串串问号。

  问《苍茫》,为何沉浮?

  跳出农门筚路蓝缕,社会浪潮披荆斩棘,走上仕途追逐梦想,误入歧途自暴自弃,寻花问柳命丧黄泉。这是情感对人生命运的影响,也是凡人难以摆脱的“劫数”。

  在刘记安拼搏追梦的旅途上,“女人”似乎成为他短命一生绕不过的“坎”。从“莲儿”到“子菡”,从“雪榕”到“弭经理”,从“女同学”到“青青”再到“学生妹”,既有初恋的青涩甜蜜,也有婚姻的苦苦支撑,更有婚外的感官刺激。如果把路遥《人生》里的高加林的生活轨迹比喻成迂回原点的抛物线,那么,谷文峰先生《苍茫》里的刘记安的无言结局当是万劫不复的深谷底。

  让人佩服的是,谷文峰先生没把看似眼花缭乱的情场做戏处理成抢人眼球的“黄片”。相反,作者驾轻就熟,如一叶扁舟承载着他的读者。比如写到最后已是病入膏肓的刘记安:“情前场后,人不会总是理智的,当激情占领整个身心,会把理智的大堤冲得无影无踪……人性的弱点之一就是,都知道该怎么做,却不怎么做。知道不该做什么,却抵制不住诱惑。记安对异性的玩弄成为习惯后,就再也刹不住车了。”你看,他是在用闪烁人性光辉的哲理和感悟,去分析现象,去引导读者,去升华主题。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善于思考者的坚守和可贵。我们为作者满满的正能量点赞加油!

  问《苍茫》,为何沉浮?

  作品末端调查清师弟的死因后,文兴国大彻大悟,自认为找到了“谁能千年不朽”这一人生哲学命题的答案,如释重负。或许作者觉得刘记安的死是“心灵市场化”的一个典型代表,值得每个活着的人深思,才对主人公的心路历程如此用力。

  少年的记安,无论从家庭到学校,接受的都是集体主义教育,“那个年代年轻人有一个共同的标签: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在激情燃烧的岁月,社会主旋律是爱国爱社会主义,倡导集体主义,反对‘私’字当头。”被植入的梦想,随着年龄增长,会变得现实。记安从农村刚走到霓虹灯下,那时还怀揣梦想,带着希望,憧憬着未来。可临近毕业时,年年有几门功课补考的学生留校工作当了大学教师,“系花”为了有个好工作“献身”了,自己为了就业莽撞地找关系却四处碰壁……记安迷茫了。时代不会因为你的困惑而止步。我国确立了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正如小平同志说的,“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谁知刘记安把它变成了衡量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标准,把传统文化中的社会价值观像敝屣一样被丢弃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哎,商海像染缸,可能自己一点点染上了其他颜色,并不自知。我变了,他变了,大家都在变。”

  我们不能把个人命运都归咎于社会。同处一个时代,会有千种命运,最终结局还是取决于个人。不过,刘记安丢失的人性中最珍贵的东西,也给我们一个惊醒:主人公丢失的东西也许是这个时代正在丢失的东西,正因如此,《苍茫》才会发出这样的呐喊:如果一个人没有了灵魂,活着与死去一个样;如果一个国家没有了灵魂,贫穷与富有一个样;如果一个民族没有了灵魂,叫这个名字与叫那个名字一个样。

  剪不断,理还乱,“梦”随来。忽一日,文兴国梦见师弟站在一望无际的沙漠胡杨林里。梦醒时分兴国惊叹:“胡杨,生,生而不倒;倒,倒而不死;死,死而不朽!”于是,他一颗躁动的心终归平静,冥冥之中他做出一个几经犹豫的决定,以身体原因辞去维系一身的学院院长职务。

  淡泊名利,无视沉浮,笑看风云。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至此,我们不得不惊叹谷文峰先生把握和处理各个时期不同场合文字的分寸和技巧,字里行间折射出未来的风向标和晴雨表,使读者自始至终感受作者的成熟和引领——前方的路就在脚下。良性互动时,书香扑鼻来。

  人无完人,金无足赤。如非要挑出本书的瑕疵和短板,那就是个别语句臃肿尤其是方言重了些,比如第294页正数第13行:“按六十年代的思维,这事简直奇了怪了,邪了门了……”要知道,“奇了怪了”“邪了门了”等地方性折叠词语,放河南省内或周边地区尚能领会大意,但放置全国大环境下就模棱两可了,等等等等。当然,这只是一个小花絮,丝毫不影响谷文峰这部作品的精彩程度和他业余创作的敬业态度。


评分

参与人数 1珍珠 +1 收起 理由
watxx + 1

查看全部评分

QQ|小黑屋|手机版|全本txt电子书下载网站 ( 豫ICP备13018914号-1 )

GMT+8, 2018-9-24 11:35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