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下吧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2|回复: 0

[佳作讲评] 读黄璨小说《最后一个牧羊人》(作者:胡碧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5 16:52: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青铜器 于 2018-10-6 08:48 编辑

一桩婚事诠释底层人的善良
——读黄璨短篇小说《最后一个牧羊人》


  甘肃天水  胡碧波


  在我的阅读视野中,黄璨的散文读得比较多,小说还是第一次读。

  黄璨的短篇小说《最后一个牧羊人》(《星火》2018年第4期),文字语言质朴,运用了较多的方言俚语,把主人公牧羊人刻画得淋漓尽致。尤其在牧羊人的感情纠葛上,先后有个两次相亲经历,以及他与比他大十多岁寡妇的情感。第一次相亲是在二十多岁,在这个年龄段,他显得腼腆,不知所措。在1990年代,城乡女性流行烫发,女人爱美是天性。牧羊人常年与羊为伍,久居山头,对新事物的接受需要时间,于是,他“说那姑娘满头像绵羊身上的粗毛卷”“难看死了”。牧羊人初次相亲以“难看死了”而告终,是他没有相中人家姑娘,其理由是,一是他很少下山,除了大嫂,基本上没有接触过别的女人,对女人暂时有排斥情绪;二是对当时流行的烫卷发不能接受,觉得这样不像一个女人,像电影里的女人,可望不可即,更像他常年打交道的绵羊,只能看不能取暖;三是也许他心里的女人就像他大嫂那样,既贤惠,又会体贴男人,卷发的女人那像大嫂呢?第二次的相亲,牧羊人已是而立之年,虽然觉得姑娘长得不是那么漂亮,但也能过得去,他母亲却从中作梗,以自家较优越的条件找个比这个姑娘条件好的而泡汤。他也不怪母亲,毕竟母亲为他的婚姻大事操碎了心,天下的父母哪有害子女之心呢?

  小说主人翁牧羊人两次相亲都没有成功,他依然上山放羊,做他的“羊倌”。他父母相继的离世,他的婚姻也告一段落,他的大嫂毕竟不是他的母亲,只是偶尔记起了提一提,甚至作为村子里妇女们茶余饭后的笑谈,没有人为其张罗了,不知不觉牧羊人已近知命之年。恰恰在这节骨眼上,时来运转,他交了桃花运,“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这就是牧羊人的命运,心里有了城里的寡妇,而且比他大十多岁。

  小说在处理牧羊人与那女人的关系上,运用得恰如其分,只是交代了各自的情况,以场面描写和心理描写作为诠释彼此的情愫,没有人物对白。小说一开始就打下了伏笔,牧羊人几十年放羊攒下的积蓄,“据他大嫂估算,他手里应该有三十万元不止”;城里住的寡妇,“她儿子没工作,最近离婚,正计划着要买房”。牧羊人有“积蓄”,那女人要“买房”,这些都与钱有关,制造了小说的矛盾冲突。先是大嫂反对牧羊人找那女人,觉得寡妇是另有企图,惦记的不是牧羊人本身,而是牧羊人的钱财,大嫂甚至央求村里的女人给牧羊人说寡妇的不是。作者不仅抓住了农村妇女善良的一面,而且也刻画了农村妇女愚昧的一面,善良得生怕牧羊人被那女人骗了,愚昧得把他人都往坏里想。但她们没有想到的是,寡妇的出现,牧羊人的生活发生了质的变化,那女人蒸馍买菜送上山,而且陪牧羊人在山上住几日,身边相伴的不仅仅是高山、蓝天、白云、草坡、羊群,还有女人的相依,新的床单,加厚的褥子,虽在山上,却有着家的温暖,他的大嫂,村子里的女人,哪个女人能给予他这样的幸福指数呢?当牧羊人回到村子里,那女人从城里进村子里,把牧羊人父母留下的老宅子里外拾掇得干干净净,做饭洗衣暖被窝,寡妇完美地诠释了所谓真正意义上的女人,这样的幸福彼此都在尽情地享受着。

  《最后一个牧羊人》用“善良”二字演绎了一场婚事,母亲、大嫂、村妇、寡妇、牧羊人,他们都拥有着一颗善良的心。母亲在世时,在牧羊人第二次相亲时,阻拦了婚事,目的是让自己的儿子找一个既乖巧又漂亮的姑娘,这种善良却掩盖了他母亲只看表象的愚昧;在城里那女人出现前,大嫂的善良贤惠,表现在不仅给牧羊人张罗对象,而且洗衣做饭;大嫂、村妇反对牧羊人与寡妇交往,都是怕他被骗;寡妇虽城里人,但不嫌弃“羊倌”,她有寻找幸福的权利,以善良温柔贤惠,不求回报的方式,把自己的灵魂和肉体给了牧羊人;牧羊人与寡妇有十多岁的年龄差距,牧羊人却没有年龄的隔阂,他深知,那女人给予的,其他女人是给不了的,这就是爱情,虽然晚了点,但是很温馨。牧羊人进村子里住的时候,当他拿出存折,确认了数字后,善良表露得无疑,不加任何掩饰,“那女人的儿子最近要买房,又刚刚离婚,日子肯定不好过,怎么也得帮衬着点”,这就是深处底层,老实巴交的牧羊人善良的言行。

  《最后一个牧羊人》还有一个最大的亮点,作者在小说的结尾,巧妙地运用了时事,交代了小说人物所处的背景与环境,那就是祁连山生态破坏事件,虽只字没提生态破坏,但作者一笔带过,“政府已经下令要封山,不允许他们到山上放羊了”,把小说推向高潮,最后一个牧羊人只能规规矩矩下山,盘算他以后的日子,应该是他和那女人的日子,田园,绿色,安逸,美满,这是他们所要过的日子,也是普普通通老百姓的日子。

  都说女人心细,一点也不假。《最后一个牧羊人》的作者黄璨,作为女性,细心地去观察生活,捕捉生活中的真善美,铸造成文字,而文字中的女人们个个心细如麻,这就是黄璨,一个把写作已融入她的生活,成为她的一种生活方式的女性作家。


  

评分

参与人数 1珍珠 +1 收起 理由
caibifeg + 1

查看全部评分

QQ|小黑屋|手机版|全本txt电子书下载网站 ( 豫ICP备13018914号-1 )

GMT+8, 2018-12-13 05:12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