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下吧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1|回复: 0

[佳作讲评] 《小说选刊》责编稿签(2018年第10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8 13:07: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说选刊》责编稿签  2018年第10期


  肖克凡《特殊任务》

  近段时间来,回忆和记述改革开放前城市小人物和平民家庭物质和情感的匮乏与挣扎,成为肖克凡创作的特点和亮点,篇篇精彩。如果说《爱情手枪》注重情感,《特殊任务》则是一个朴实的,有关饥饿的故事,也是一个于困境中显现亲情的故事,更是一则生活的寓言和隐喻。孩童视角的行文使小说的语言带着佯装成熟却充满童真的感伤,也使物质匮乏的年代充满了传奇色彩和情感力量。任性的大姨、能干的外祖母、不淡定的母亲、懂事的两位表哥和机智的“我”等形象,使小说血肉丰满起来,同时也照亮了特殊历史时期的细部和人心。

  陈仓《反季生长》

  电影里有“公路电影”,陈仓尝试了“公路小说”。《反季生长》把故事和冲突都限定在夜行的车上,用现实和回忆双重线索相互推进,仿佛话剧的舞台。反复把现实和过去对比,将两个时间相交织,因而这也是一篇充满感伤、怀旧气息的中年还乡小说。作品中少年的成长是身体走向成熟的过程,而中年人的成长则是精神走向成熟的过程。少年的成长过程在作品中可以概括为“得到”,但并非真的得到;中年人的成长过程则可以归纳为“舍弃”,但并非真正的失去。小说内中年人精神成长的过程,发生在返乡之前、之中、之后,因而也可视作精神的还乡。

  武歆《去圣地亚哥讲故事》

  作者借鉴了南美小说家博尔赫斯、科塔萨尔等擅长使用的故事套故事的叙事圈套,使小说在叙事上力求现代,细节上力求实证。故事从老宋、老何、老窦三位大学老师前往智利圣地亚哥访问开始,在飞机上他们讲述了自己的故事,老窦有“南蛮子憋宝”,老何有“哥哥吊唁烧纸”,他们还有老窦在座位上消失的故事。后来秘密响起,原来这一切都是老宋虚构的。这篇小说是“小说里的小说”,“故事里有故事”,既带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也激活了传统民间文化的资源;既讲究了怎么讲故事,也注重了讲什么。亦幻亦真,互为印证,而小说体式的探索,无疑更有价值。

  王祥夫《 一粒微尘 》

  作品涉及中国社会所经历的特殊年代,它对人尊严的践踏,对人性的伤害,对个人生活的破坏,在女主人公李书琴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作者描述人的扭曲和变异,书写个体在当年的际遇,不可谓不深刻。历史如风沙,个人只是一粒微尘。作品的创新之处在于,没有把在特殊时代受到伤害的人,特别是出身所谓上层的人,描绘成高洁高尚的圣人,而是写出了他们皮袍子下的小来;写出了在特殊环境下,作为个体的人,心灵的挣扎,以及为避害所做的算计。写的是悲伤的事,但小说已脱尽伤痕文学、反思文学的激烈,而变为沉静,仿佛历史深处的一声叹息。

  南翔《疑心》

  看似温馨和谐的家庭却暗流涌动,故事开篇便给读者布下一重迷雾。小说叙事古典节制,对每个人物的性格心理都刻画得非常到位,大姨对罗沧水有养育之恩,罗沧水也有报恩之心,愿意为大姨养老,但将大姨接来家中后,大姨的疑心病却影响了家庭的生活氛围。疑心是人性的弱点,这个世界之所以不完美,人是主要原因。这种亲情与个性之间的尴尬,是家庭矛盾的主要起源,罗沧水足够耐心细致,但也无可奈何。面对这个另类的“婆媳关系”问题,在不是亲生却胜似亲生的大姨和妻女之间,罗沧水该如何选择?他的悲悯与宽容又能否弥补、拯救这份不完美?

  张运涛《聪明记》

  所谓的“聪明”其实是反语,给小说人物取名“聪明”,就把这篇小说稍稍变形夸张的漫画色彩透示出来。因“聪明”得了好处,捡了漏,也因“聪明”惹了事端,铸下大错,一个小偷的行迹牵动一个县人的神经,甚至县委书记也锒铛入狱,窃钩者与窃国者,固然都没能侥幸逃脱正义的审判,但张运涛的批判并不止于此。庄子云:“世俗之所谓知者,有不为大盗积者乎?”作品写出了纷纭复杂的社会形相,很多所谓的聪明人都有意无意成为恶的帮凶。如何破除诡辩智巧对精神文明的噬攫、重建并维系道德秩序,是小说也是现实对我们提出的伦理课题与社会责任。

  王威廉《幽蓝》

  王威廉以他人所不及的物理学、人类学科班学识背景,观照当下社会现实,在现实逻辑中把科幻成分不知不觉地渗透进故事之中。绵密的表述,优美的行文,让他的小说极具辨识度。《幽蓝》从心理出发的叙事,让人物的过往与现在,敞开了让读者进入内心的门——这也避免了科幻小说惯常的弱点——看起来神神道道,却总是虚浮于奇诡的时空玄想。这是一篇有血有肉,有表有里的科幻小说,其内旨写的是世道人情——在被广告牌,被电子显示屏,被资本遮蔽的窗子中,人的内心所受的伤害。飞机,其实是主人公生长的无窗小屋的另一意象化体现。

  朱山坡《深山来客》

  《深山来客》是有深度、有厚度、有温度,暗藏冰山的短制,彰显了短篇小说的魅力。作品篇幅虽短,但写了两代人的爱情,写了情感感召的力量;写了对死生的看法,完成了平凡人物、平凡生命的一次次壮举——情致深远,真情动人。作者把鹿山人对妻子的爱,设置在看电影这一固定动作上,写出了他们的爱情——这是“出山”,而隐藏着的是另外两个人为了爱情“入山”。这两对夫妻,都是“深山来客”。出山的夫妻,作为小镇的闯入者,如同两根刺,深深地扎入或许已麻木的世道人心,让人们找回了失去的痛感,重新回望生命,回望活着的价值与意义。

  班宇《 逍遥游》

  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所谓“逍遥游”,是忘却物我,无所依凭而游于无穷。小说之题似有自嘲式的无奈,也显出面对生命难以承受之苦痛的淡然和洒脱。在极为困窘的生存境遇下,重病少女许玲玲不得不与父亲艰难依存。老同学谭娜和赵东阳的出现,成为她晦涩生活的一点光亮和寄托,但谭娜和赵东阳也各有各的不容易。三人一同前往山海关旅游,然而许玲玲向往的“逍遥游”被现实击碎,物我难忘也难依,只得于天地逆旅中归去。班宇的叙事举重若轻,轻描淡写几笔,道尽各人的酸涩苦楚无奈,其情凄清幽宛,悲凉之气遍披华林,令人读罢不能忘怀。

  朱大可《大字造师》

  作为学者型的作家,朱大可有着深厚广博的文化研究基础。这篇小说想象奇特,文化元素甚多,知识资源丰富,以远古神话中的人物原型为依托,通过小说虚构对文字符号的历史文化根脉进行审视,却又流畅好读,并无过于深奥之处。但真正酝酿其间、使故事得以生长的,在于那摄人心魄的想象力,朱大可驭笔如风,以妖冶的语言塑造了十分鲜明的人物形象,人物的姓名阐释了他们的命运与性格,人物的性格与命运亦反过来对文字做出演绎,阐释与演绎共生互益,被赋魅的文字符号如神秘猛兽在小说中横冲直撞,探索着文明的起源,开拓着小说叙事的边界。

  微小说

  似乎曾经,每个小姑娘都有过摘下星星串一串项链的愿望,父母便小心翼翼地用尽各种花招来呵护和实现孩子们那个天真的梦想,更何况是一个生命即将逝去的孩子。《半斤星星》中父亲在几近绝望的祈祷中,盼来了女儿最后的心愿,然而却是一场美丽的误会。同样描写父爱,《最后的帮助》换成父亲躺在了病床上,用尽生命中最后的力气也要帮助那个曾经可能无数次让他伤心的儿子。“无言”大概是每一份父爱的标配,它让这两篇小说中的父爱情肠婉转,显得愈加深沉和极致。“哀哀父母,生我劬劳”,在父爱和母爱中长大的孩子们,终究又会成为父母继续去爱自己的孩子。人们仿佛已经习惯了这份向下延续缺少回报的爱,时常忘记抬起头来,用心回馈已经渐渐年老的父母。
  《立春》用一系列生活经验和人物细节,展示了立春这一天的乡村传统——那些被城市生活淹没,几乎被忘记的充斥着泥土气息的传统,温暖又美好。在中国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惯性思维下,刘小二坚持索要《工资条》的举动,显得有些无理取闹。但这坚持是他对自己平等权利和尊严的争取与维护,值得尊敬。推让,大概是极富中国特色的人情礼节。扔下钱就跑,无疑是姑妈和姨妈们给压岁钱却遭遇推让时的惯用套路。《乡村鸡事》因为一只块儿八毛的小鸡,两个女人和一个卖小鸡的南方人开启了数个回合的花式推让,轻松愉悦中显出了人性的宽厚、真挚和善良。


评分

参与人数 2珍珠 +4 收起 理由
watxx + 1
zwg1226 + 3

查看全部评分

QQ|小黑屋|手机版|全本txt电子书下载网站 ( 豫ICP备13018914号-1 )

GMT+8, 2018-10-16 13:17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