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下吧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3|回复: 0

[佳作讲评] 陈仓中篇小说《反季生长》评论摘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5 13:06: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陈仓中篇小说《反季生长》评论摘选


  山东聊城  崔会军
  文中反复多次地提到路边开满白花的樱桃树。樱桃树,是从前的爱情,越是没有结果的事情约越容易让人怀念。多年前,樱桃树的故事,让他梦绕魂牵,一直是陈元心中不能忘却的影子,这些年,他一直对青春留有悬念。樱桃树就是一个标志。小说虽然写得是在回乡路上,长途汽车上发生的故事,车上的几个老乡,被他亲切地用植物命名。从故乡到异乡,从异乡回故乡,似乎都是反季生长的故事。

  浙江杭州  沈耘
  作者用了大量文字描述无情批判并否定了自己十八年来在上海大都市的那段病态婚姻,作者认为“城乡杂交式的姻缘”就是“反季生长”的姻缘,必须彻底摧毁它再去寻找过去了的“樱花盛开”的季节与那棵在十八年前被遗忘了的“樱桃树”。

  浙江湖州  臧勇强
  何谓反季作物?违背自然,改变环境,不按时令,受各种人为因素干扰,结果形似神非,其口味及营养价值,无法与应季作物相比。本是土生土长的农民,偏要背井离乡,挤入城市谋生,既丢失了农民的本色,又无法融入城市,蜕变成真正的市民,缘木求鱼,不伦不类,犹如反季作物,成为反季人物,其际遇可想而知。
  小说通篇反复提及樱桃树和两只兔子,作为线索展开故事,透露出陈沅对樱桃树的一片眷恋,乡情浓郁,爱情挚烈,意味深长。
  天下作物,违背自然,反季生长,其结果必然酸涩乏味,人类若恣意变换环境,反季生存,其结果必将是失落懊悔。

  山东泰安  杨晨
  仔细想想,当我们进了城,远离故土,是不是也是反季生长;当我们为了一个女生而跟另一个女生提出分手,那是不是也是反季生长。因此,小说带给我们的启示无疑是巨大的,用鲜明的对比,突出人物性格,刻画人物形象,以此来烘托渲染全文主旨,让读者读有所悟,从文中悟出真理,言已尽而意无穷……

  重庆 邹安超
  有那么一个群体,他们怀抱奔向幸福生活的崇高理想,逃离乡村,奔向城市,游离于城市与乡村之间,精神、情感的空虚,让他们对未来生活很迷茫。城市的霓虹闪烁、灯红酒绿,他们接受了一定的现代文明,然而乡村闭塞而传统的农耕生活,很难再唤起他们的热情和迷恋。如何生存,如何发展,如何再扎根,如何寻求灵魂的安放?一系列的问题,就撕扯着他们的心灵。

  山东东营 陈玉花
  时隔18年,“我”再次坐上大巴回老家,中途意外遇到樱桃似的小苹果,18年前那一树樱花记忆又慢慢盛开。美与丑,理智与欲望,过去与未来,相互交织成一张网,网上每一个结互相牵扯,都是一个故事。所有的故事串在一起,变成了“我”真实的生活,也为自己盖起了一座迷宫。历经波折以后,终于下定决心走出迷宫,回到吃苹果的年代。由此,反季生长成了逆反生活的一种真实存在。

  山东泰安  龚继岳
  看似铺设了一明一暗两条线,实则都在描写樱桃树。将情爱寓意这一美好化身,暗切“樱桃好吃树难栽”。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树,是否难栽已无关宏旨,因为想吃樱桃,随手可以买到,就像陈沅在上车前顺手称了两斤。这固然是反季带来的便利,也正是反季(实则寓意时代的大变革)的影响,让棍子山药、大白菜、大鸭梨等人,对美好的樱桃(情爱)熟视无睹,拉家常一样顺口一说,甚至付诸实施(开房),委实不啻于“杯水主义”,肆意践踏了美好的情爱,且大有泛滥成灾之势。
  陈沅却不能,他始终坚守心中的“樱桃树”,在一次又一次回望中,在小苹果的一再撩拨中,在棍子山药与大白菜的唆使中,毅然决然地执著坚守。这是对曾经美好的找寻,是反思,也是致敬,更是对 “反季” 当下动辄在大庭广众之下有肌肤之亲、萍水相逢便去开房的拷问。拷问导致情爱恣意泛滥的原因何在——人口的迁徙固然是现实,但文化的差异特别是视野的大小是根本。

  山东泰安  冉令香
  乡村提供给他们生长的土壤,城市却给了他们打乱季节节奏生长的温度,那是急于改变乡村窘困生活、更多的物质欲望和精神诉求催生、发酵的温度。
  由此引发读者思考,农民一茬茬打工进城,那片遭受遗弃、痛苦震颤的土地到底还保留着什么?反击生长其实是一个从丢弃到返回再到寻找的过程,如何对待那片热土,那执着留守的老人、李春燕就是最好的例证。

  山东菏泽  朱建勋
  当生活被世俗所劫持,既定的人生也就偏离了理想的航向,理想与现实反季节生长。车厘子与樱桃,二者本来差不多,产地却天各一方,像来自乡下的我与上海土生土长的妻子,都市与乡村的差距,不单单是物质上的差距,更是思想上的差距,陈沅终不堪重负,家庭以离异告终,让陈沅负重的不单是家庭生活的不协调,还有樱桃树下的"风流债"让他耿耿于怀,他一路负疚地寻找内心迷失的情感,邂逅同乡女子小苹果,他甚至把小苹果想成是李春燕的妹妹……
  李春燕却并没有沉沦下去,她们村里人都去外面打工,把庄稼地荒掉了,她承包下来,种上樱桃树,樱桃树下种上药材,每年收入几十万元,成了致富典型,上了电视,她完成了人生逆袭,是另一种反季节生长。

  山东威海   陈晓荣
  文中对月亮的描写,又为伤感披上了一层诗意的薄纱。没到家的时候,月是故乡明,可到家以后,看到离别十八年的家乡并不是十全十美的。陈沅又怀疑自己是否真的见过那么圆的月亮。可以想象,一直住在农村的樱桃与外出打拼的他不在一个轨道上。当他得知樱桃过得很好以后,由对樱桃的愧疚、失落转化为对小苹果追求。
  自从改革开放以后,很多农村人背井离乡涌入城市,为梦想而打拼。陈仓的很多小说都是这一现实生活的再现,字里行间显露出对第一代进城打拼者的人文关怀,很接地气。

  山东威海  宋一
  读罢陈仓老师的《反季生长》,使我想起日本作家白石浩的一句话,“初恋,在现实中虽然没有结果,但在回忆中它却是永远不凋的花朵。”
  作者还巧妙地运用了几种蔬菜和水果作比,将几个不同特质和身份的人物进行了精准地定位,成功地塑造了一群性格、身份、背境迥异的社会底层小人物形像,从而来烘托主人公窘迫,悲催的社会处境。人生还有多少美好可以重来?没有过不去,只有回不去!

  广东廉江  林水文
  其实,反季生长就是一种怀旧情感。小说既有乡土特色,商洛地区人物刻画以及他们谈话中人事物,也有大上海城市特色。传统和现代,乡土和城市交融,散发当代人浓浓怀旧又要向前进的情感。

  广东佛山  茨平
  一次返回故乡的旅途,一次过去情感的追忆,一次暧昧的邂逅,小说《反季长生》就在这个架构里展开。标题直指主题,这个时代,反季生长不只是瓜果蔬菜,还有我们的人生、生活。小说中的人物,樱桃、小苹果、土豆、水萝卜、大白菜、大鸭梨、小北瓜、棍子山药……瓜果蔬菜来命名,别有一层深意。

  广东深圳  叶仲录
  樱桃和车厘子本来是同一种水果,它的称呼的不同,不单单是因为产地相异,而根本的只是在相互偏离的思维、相隔的意识和各自的不同心结。庄子曾经说过:“人生天地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时光似箭飞速,一去不返,错过的事情不可能重来,又似流星划过转瞬即逝。美丽的樱桃树,美丽的樱桃花和唯美的樱桃少女故事18年念念不忘。即使是费尽心机希望让过往的故事反季节生长,也不可能回到原来的滋味、样本和内涵。往日的樱桃树故事的故事,就像昨日刚刚上演,又似樱桃花儿开过随风而去,再也找不回多年前的希冀。

  广东广州  崔建强
  我们猛然发现,在大城市苦苦奋斗无法实现的人生价值和生命理想,在多年之后记忆甚至已经模糊的小山村里偶然之间变成了活生生的现实。而此时,更让我们伤怀且始料不及的是,已经毫无当年面目的魂牵梦绕的故乡,再也无法接纳我们,因为我们已经不再是“樱桃”,而变成了“车厘子”。我们面临着再一次被迫返回城市,开始新一轮的流浪。我们的未来在哪里?

  广东广州  宋亚东
  终究因为感情纠纷,更多的是因为浓浓的乡愁,使得陈沅成为一个不幸的男人,在从上海回陕西商洛的长途车上,纷纷展示了一路走来各地的特色,路途固然遥远,也有着几分无聊,但小苹果、大鸭梨、大白菜的出现无疑给这份旅途带来了几分乐趣,从中我们也能感受到陈沅的无奈,毕竟一直漂泊他乡,这也是我们年轻一代人的真实写照,正因为如此,才会一步步激发出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渴望。
  纵观全文,发现作者写的最多的一景便是樱桃树,这也是一种很好的意境与亮点。

  广东广州 李菁羽
  小说表达的是“出生成长在乡村的人们应该在都市发展还是‘逃离北上广深’”,这个具有现实意义的主题,永远被讨论不休,并且永远没有结果。作者将之消除杂音,读者仔细感受、自行判断。
  此外,陈沅经常想起他与上海妻子似是儿戏一般随意的结婚和离婚,也时常想起少年时樱桃树下的懵懂事件,以及小说结尾描写的樱桃树下那位少女已经成长为事业有成的自信女性,都透露出作者的观点:回来家乡也很好。

  广东广州  曹文军
  读《反季生长》,感觉自己走在不可能回去的故乡路上。青春年少的冲动、四时轮回的樱桃,嫁接在阔大的上海梦中。无论是陈沅的回忆,小苹果的无意识,还是棍子山药等人的情绪,无不在上海-故乡的互文中,呈现出如远似近,是实若虚的扑朔迷离。
  反季生长的不只是樱桃。陈仓的小说一反时下惯常的“绝望叙事”,经由上海到商南的千里之行,倒转年轮十八圈,将现代化的畸形现实“移植”在“土里土气”的樱桃树下,捧出宽广而敦厚的人心,让我们相信乡村伦理并未崩塌、依然延续的必要和可能。

  广东清远  向明伟
  “还乡”小说《反季生长》,依旧延续了陈仓老师“进城”系列小说的主旨:不管是经由读书跳出农门的学子,还是纯粹以赚钱为目的的农民工,他们在城市都无法找到归宿,建立起新的家园,每个人都是悬浮无根的飘萍,过着仓皇焦虑的人生。小说直击这个商业社会的痛点,引人思考。
  这篇小说,陈沅对少年情史的追忆和感愧贯穿始终,犹如丝线。若以此为小说亮分,也就及格而已。妙就妙在这根丝线串起的那些珠子,让小说陡然增色。那些珠子就是那群随车而行的路人:小苹果、大白菜、棍子山药……他们来自底层,真正是土豆一样朴素憨厚的人,言谈行止,个性鲜明,形象呼之欲出。这些精彩出众的群像描写,成为小说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地方。

  广东惠州  赵淑伟
  这是以一段失败婚姻为背景的现实主义小说。虽然小说里提到的城市与农村联姻的观点不是绝对的,但是却是当今社会凤凰男和孔雀女婚姻的真实写照。很多带有泥土气息的生活习惯,很难融入到车水马龙的灯火阑珊。小说里那些惟妙惟肖的名字“樱桃、土豆、小苹果、大鸭梨,大白菜、水萝卜”等,把复杂的人物形象简单到具体物像,使人物的塑造更加鲜活,使小说的情节更加立体。作者用朦胧的写作手法给小说以无限的想象空间,从吃到反季节樱桃开始一层层剥开樱桃树下的樱桃,那个曾经在春天盛开过的“痛”。如果给青春起个土得掉渣的名字,就叫她“青橄榄”吧。或许因为青春的短暂,才有那么一点点酸甜苦涩,这样也就多了无穷的回味吧。

  广东阳江  黄祖金
  整篇小说的着墨重点都在陈沅乘坐大巴回去的路上,把陈沅在大巴上认识小苹果、山药等人发生的趣事,通过人物性格和故事性描写,使得小说充满了各种意外。通过陈沅回忆樱桃树,与妻子结婚离婚,与小苹果的邂逅等一系列的意外,将陈沅十八年前的那些青葱岁月巧妙地串联在一起,好像旧事重来,与题目《反季生长》完美衔接。

  广东广州 周世荣
  想起自己所犯下的错,那么久了都还没有从他的记忆中抹去,是他的心灵的救赎还是内疚自己所犯下的错误或者说是对还是对自己一时冲的动惩罚。通过这次的教训,时刻提醒着自己,还有对人性的追求。

  广东顺德   孔德旗
  在《反季生长》里,我看到了文本的两种美,一种是整体表露的朦胧美,有诗的朦胧和留白。一种是细节表达的真实美,具有细腻可想象的具体化生活景像!
  看到一个无比忧郁、惆怅的灵魂,反反复复走不出十八年前一棵樱桃树下两只白兔爱情事件的阴影。他们的爱是基于真正的爱情,还是彼此间无法克制的青春生理冲动。个人觉得文本在反思当下社会现状时笔端略显温情,似是温水煮青蛙,但有笑里藏刀、绵里藏针之意!

  广东茂名  何文钦
  陈仓《反季生长》讲述的是男主人公离婚后从上海坐班车回家乡路上,想起青春懵懂之际因爱生性的事情,事情曝光后,女主人公的人生轨迹被迫改变,男主人公惭愧多年的故事。归根到底,讲述的就是现代人在人性中探索、迷茫、颓废,最终涅槃重生的故事,探索的是现代人在过去与当下、农村与繁华城市之间的过渡关系。作品的宏大社会背景是对我国城镇化进程的反映。无论是题目设置还是主要人物、次要人物的设置,都很耐人寻味。

  江苏常州  陈立仁
  一个作品,不同的读者会读出不同的味道。读中篇小说《反季生长》,我读出了“爱情.婚姻.道德”的味道。
  我以为,《反季生长》正是透过陈沅夫妻爱情婚姻道德这个问题,掲示了人物性格以及人与人的关系,并由此反映出社会的本质特征,从而达到了一定的艺术成就和审美价值。

  广东雷州  何武豪
  一个作家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他的独创性。陈仓的小说《反季生长》,没有人云亦云,而是另辟蹊径,甚至反其道而行之,完成了对生活的开掘和对人性的钻探。
  在无法认同的来路上终须归去。也许,孤独是生活中最深刻的矛盾。主人公与三个女人的关系,樱桃树、前妻和小苹果,是作者有意设置的情感线索。前两者看不见,而蹦蹦跳跳的小苹果,就坐在人到中年的主人公的身边,让他不由得想入非非。只是发乎情,止乎礼,最后下车走人,一切不过如此,从陌生到熟悉,又从熟悉到陌生。我惊叹作者的笔力和笃定,不慌不忙,不仅把人物交代清楚,而且形象鲜明,不仅体现在对人物的心理刻画上,而且体现在人物之间的关系处理上,皆能游刃有余。

  广西桂林  熊焕颖
  小说故事以归乡途中经过的一连串地名开始,表面是归乡,其实是寻根。陈沅与妻子刚离婚,要从上海乘长途汽车回陕西老家参加外甥女的婚礼。至于陈沅与妻子离婚,表面上是两人的性生活不协调,但本质上却是两人文化认同的错位。
  某种意义上,陈沅的归乡寻根之旅是对前现代田园牧歌式的生活的缅怀与追寻,而《反季生长》恰恰成了一曲田园牧歌的回响。

  湖北武汉  张小雪
  随着失败的婚姻,“我”一直飘零在上海的根终于还是要回到老家了。但是留在乡村就一定是被生活所迫的吗?被劝退没上学就一定是无知可怜的吗?显然也不是,事实证明,樱桃树下的女孩过得比大多数人好。
  小说语言很接地气,具有浓厚的生活气息,丰富而有层次感。生活本就不是单薄的,每个人都尽力可爱地过着。

  湖北赤壁   程向阳
  小说对反季生长的隐喻是多元化的,也是多维度的。如主人公陈沅是一个三十六的离婚男人,在与一个妙龄少女的偶遇和深度交流过程中完成了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追忆,这种反季节的情感体验,也包含了有作者对爱情婚姻的一种反思;大白菜和棍子山药的打情骂俏,看似是作者精心安排的“开心果”,实际是从另外一个侧面来呈现那些进城务工经商的农民,因为长期在外打拚,深受城市文明的影响,由此与家人产生了观念上的冲突,是反季生长和非反季节生长的对立和冲突;大鸭梨为了寻找小苹果,不得不到上海打工,从某种程度上讲,则是新生代农民被动反季生长的典型。

  湖北武汉  刘怀远
  之前读过陈仓的《父亲进城》《女儿进城》《麦子进城》,相对我非常喜爱的这几篇,这一篇在叙事上显得有放缓脚步的挥霍性的拖沓和任性。

  湖北宜昌  张余雅
  文中所描写到的车上的人成熟或未成熟,不过长得倒是熟透了已经结果,这些成长中的“食物”在被这个世界不断改变着,城乡之间的矛盾也在这“食物”之间的对话、思想的碰撞和行为中显露出来。只有成熟了才能成为食物品味,那棵樱桃树并未因那件事而萎掉,反而沉淀下来成为了熟透了的苹果。反季生长虽然逆行,但依旧可以开花结果。

  四川雅安  李洪彬
  通篇文字全是诗一样朦胧的文字,朦胧的情节,把文明进程与现实冲动集中到一个点,立一面镜子,供人们回头反思,审视文明把“陋习”碰撞,拭出的火,必须燃毁一个时代愚昧终结。当然时间不会为某人爱好停止不前,也不可能为一件过往买单,作者走出“十八年前的一场噩梦”,我们也应大好时光,走向更精彩的人生新篇章,给过去作别挥手,笑谈明天江湖路远!

  广东恩平  谭国锋
  作品中几回写到樱桃。樱桃是甜的,却也天生带酸,就像主人公的两段爱情,甚至隐喻了整个世间的人的命运。“车厘子长得十分像樱桃,陈沅很长时间都以为它是樱桃。”这半句话也富含隐喻,使人想起了主人公的乡下人娶了上海妻子的“那段富有优越感的婚姻。”它实质上是一个经不起风吹草动的肥皂泡。

  广东深圳  张旭
  这就是当前社会语境下的“反季生长”,一种病态的扭曲的生长,遗憾的是,大多人都慢慢地适应了这种病态和扭曲,以至于无可救药地依赖和持续下去。
  小说中,重复出现的“樱桃树”,表达了作者的某些情绪和心机,但太过频繁的重复并不是每次都能起到推动故事情节的作用,反让人感觉有些无病呻吟的啰嗦。

  河南开封  白长卫
  小说的语言是朴素而又纯净透明的,触及的视野虽小却能直击现实,引起读者的思考。当然,小说最后给出了读者答案:樱桃树已经遍地开花结果,同时也暗示了农村荒芜土地流转利用的思路和出路。

  河南淮阳  刘继兴
  小说寓意是写人们现实中的情感困惑,但由于受描写空间一次旅途的限制,并没有使主题得到升华,特别是对樱桃树这一情节的来龙去脉,写得有些云遮雾罩,给人一种飘渺虚幻的感觉,阻碍了深度情感的彰显,有故弄玄虚之嫌。个别地方情节有失真感觉。

  甘肃兰州  赵琳
  作者在一趟回老家的班车上,采取言语纯净、简洁有力的叙述表达中,使故事不再是枯燥无味,而是人物内心将时间浓缩在一趟旅途中,以准确的方式给读者呈现了情节、人物在细节上的精神追溯。他们临时的逃离是为逃避生活,寻求微妙难言的心灵寄托,最终他们会回到上海这样的大都市,回到原先生活的大环境,可是至少在这趟旅途中心灵是从容的,舒缓的;也是感动读者的。在时代发展中,作者采取反思和剖析社会的过程中,陈浣和小苹果、樱桃的感情纠葛在小说中,有种善于反映社会现实的变动和隐痛的叙说,人的情感再复杂,也抵挡不住人类原始人性的救赎,甚至那场关于性欲的冲动都是美丽的,而是人类本性的体现。

  甘肃兰州  赵武明
  一趟班车,几个人物,一段旅程……促就了一个让人反思的故事。陈仓的《反季生长》与其说穿越了时空和心空,有多种声音在交织、在碰撞、在对话,每个灵魂都在上演着,都在展示着不同的自我,展示着一些不可告人的东西。晴朗而炽烈地书写,展现着人们的情感历程和一个时代的缩影,鲜活的细节笼罩着幻觉的蓝色和梦呓般的语调。这其中,既有宏大的故事架构,又着力关注着隐秘的细节和幽微真相的探秘,它穿插于串珠式的意象和细节中去了。精神和心灵的维度,产生了社会现实隐痛的情感,游弋于思想的原野,开阔了一个高远的空间。
  《反季生长》不单单是对精神的一种彰显,更多的是对心灵的依祜。作家的呐喊不只是记录人类的历史,作家的心声应该是一种向上的力量,帮助人类去承受,去战胜,去寻找精神皈依的支柱。樱桃为什么是红的?因为在反季的生长中被催熟,人的情感何尝不是?在特定的年代和特殊的地域环境,人们的思想是被禁锢的。是的,只要砥砺前行就不会辜负阳光赋予照射者的希望。

  河北邯郸  赵会喜
  樱桃的滋味在每个人的青春时期会有不同的体验,在其悖论中就会呈现出复杂微妙的世界。《反季节生长》就就触及到这样青春年代所生发的问题,作者有意将人物的塑造与情感分析,集中在一次旅途上的矛盾纠结之中。

  江苏南京  刘鹏
  作者是个善于积累网络新闻事件与新鲜语言的作家。其在文中反复引用当前网络金句,增强人物对话的幽默,四两拨千斤的体现人物的性格。陈仓还是个生活经验丰富的作家。他将大巴中的人物形象、城乡冲突刻画描摹得栩栩如生。
  但作者反复提到十八岁那年樱桃树下的事情,并以此作为贯穿全文的“线”,含而不破地映射,感觉有些琐碎,虽有悬念,且有诗情画意,但仍觉得有故意为之之嫌。全篇,以大巴中人物对话为主,觉得较为复杂、饶舌,故事情节还是稍显单薄与混乱。那些对话,虽有趣,真实生动,但实际上也可以省略不看。这或许是个败笔。

  山西忻州  王奕鑫
  整篇小说都在刻画这群农村人从大上海返乡时的一举一动,这是每个人心灵回归故乡的一段心路,也是“我”的救赎之旅,这趟救赎之旅让“我”清醒了过来,从过去反季生长的樱桃树走了出来,前往自己新的旅程。

  广东江门  程厚云
  在新时代科学创新的今天,陈沅虽然品尝到了反季生长的葡萄。但人生的青春年华终将一去不复返,这是主人公陈沅难以放下的心灵之痛。
  回乡路上,陈沅偶遇的小苹果,她与上海胖子男友的恋爱,隐喻着陈沅与上海女人结合的轮回再现。

  广东深圳 杨刚
  “反季生长”是文题,颇值得玩味,在文中出现六次相关的“暗示”,明着说是樱桃反季生长,其实还有很多反季生长的事物,包括人,包括人的感情:十八岁春阳底下,受了两只白色兔子的影响,在樱花盛开的樱桃树下偷尝禁果,造成了青春少女独力承担难以负重的大帽子,这不是反季生长么?在水土不服的上海,土豆和玉米结合在一起,农村人和城市人互不相忘本性,谁也不肯迁就,最终造成了很平静地离婚,这不是反季生长么?还有那一车从上海辛苦回家的陕西人,他们不是在反季生长么?……
  这是奔向故乡的旅程,是寻找樱桃树和小苹果的旅程,是渴望解脱内心枷锁的旅程,是反季生长的旅程。在小说结尾,作者意味深长地写道:“他觉得经过十八年之后,自己有必要重新回到喜欢吃苹果的年代。”我想,这是作者赋予男主的新的生长,这是新的开始,露着欣欣向荣的意象。

  河南郑州 李科技
  小说将故事发生地点设定在返乡归途中,主场地是大巴车上,形形色色的乘客共同演绎了饱满生动的故事情节,小说显得有“张力”。故事是动人的,是带着缺憾的美。在故事最后,陈沅的牵挂和盼望终于有了“回应”,他知道了“樱桃”过得还好,这应当说是一种“解脱”。

  安徽六安 陈德轩
  长途大巴像摇篮,沿着固定线路,用一个个地名谱写出摇篮曲的优美旋律。陈元乘上大巴,怀着内疚和负罪感,开始返乡。他的身份发生裂变,成为一名无助的孩子和一位哄着孩子安静下来的大叔。

  江苏邳州   周葆亮
  文本开头就为读者设置诱人悬念,让读者在徜徉文本的旅途中去慢慢辨认“包袱”。开篇的“买了两斤反季生长的樱桃”,就是悬念。文中多次描写吃樱桃,吃樱桃不吐樱桃核,吃樱桃不清洗,毫不顾忌农药残留,并且数次写到樱桃树下以及视野中的两只白兔子……又写到小苹果为他涮洗樱桃,送到他的嘴边,如此描写,看似不经意的闲笔,实则是对十八年前樱桃树下发生的“流氓”事件的救赎,也是人的心理“反季生长”体现,为人物心灵空间扩展和复杂的人性归宿找到了呈现的路径,对“心已经成了两张皮”的解剖,耐人寻味。

  吉林德惠  宋晓军
  陈沅的省亲之旅,实际上是寻根之旅。维系了十八年的婚姻彻底轻易的失败,犹如这婚姻那轻易的开始。陈沅心里清楚,如果不能解开十八年前的心结,这种失败将如诅咒般与他如影随形。这就有了这次省亲之行,这次寻根之旅。
  陈沅十八年前心结的根源,是故乡一位为了保护他牺牲了自己的名誉和前途的姑娘。陈沅用樱桃树来指代这位姑娘,用樱桃来怀念这位姑娘,在离乡的十八年里从未间断。这次回乡,陈沅为解开心结做了充足的准备。十八年的打拼,陈沅具有了能在天上飞的实力。结束了那段似是而非的婚姻,陈沅有了拥有真爱的权利。他打定了主意要去寻找那位像樱桃树一样的姑娘。

  河南信阳  李龙
  与其说陈沅回乡是为了参加外甥女的婚礼,不如说这是一趟寻找和反观自我的旅程。路途中相遇的小苹果(李春燕),与樱桃树十分相像,无疑成了他反观自我的对象。从她身上,陈沅仿佛找到当年爱情的味道,回老家的这一路上,没有大上海变味的月亮,没有灯红酒绿的影子,也没有霓虹闪烁的痕迹,陈沅找到了一种身份的认同感。小说中的一系列的人物,棍子山药、大白菜、大鸭梨,包括主人公陈沅身上,都有着家乡土豆的气息。其实,每个人的一生都走在回乡的路上。每个人的心中也应该有一条回乡路,来弥合身份疏离所产生的裂痕。

  河北衡水  吕乃华
  我认为《反季生长》是作者陈仓小说写作的一次随意而为,同时也是对人性内心世界的一次应季晾晒,当然也是写作担当与思想存在的一次开诚布公。小说没有危言耸听的提醒和暗示,也没用煞费心机的铺垫和伏笔,通篇都是信口开河,想到哪说哪,这正应了作家通常说的那句话,于小说写作而言,每时每刻都要有话可说。否则,你已没有能力继续小说创作。

  黑龙江大庆  崔克敏
  我读陈仓的中篇小说《反季生长》时,电视正在播北京房屋上涨的采访。一位卖菜女说她来北京是为了挣钱,如果挣的钱都交房租了,就没有必要留在北京了。我有点恍惚,觉得卖菜女就是小说中的大白菜,大白菜和棍子山药当初进城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挣钱,可他们一旦习惯了城市的文明和繁华,就不想回到乡村,可城市并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地,他们将何去何从?这不仅是个心理问题,也是个社会问题。
  用诗歌语言,以小说形式来诠释孤寂的乡愁

  广东广东 余清平
  主人公陈沅是一个在城市生活的“农村人”,作品反复描述的商南县试马镇那棵樱桃树是他心底永难抹去的一个梦靥。这棵樱桃下发生的事,是陈沅不能言说的“痛”。这个“痛”诠释并传递着农村的落后、旧观念的压迫和迷失的冲动也是陈沅痛苦的起点,是一生剜不掉的烙印。
  或许,真正的孤独,不是远离闹市远离群体的独居,不是与群体剥离,不是断绝一切交流,而是在熙熙攘攘的众生中,却茫然四顾,无所皈依。但每一个离乡别土的人就像反季节生长的植物,虽然是被季节左右,但也言不放弃,努力地营造适宜生存的环境,求得改变自己的命运。

  陕西汉中  雍小英
  作者用烟云模糊笔法把一段青春情事揉碎、散落在成年离婚后的返乡旅途中,沿途播散,反复强调,甚至是絮絮叨叨,深怕渲染不够或者读者忘怀,为伏笔而伏笔,一唱三叹,终于在深夜大巴返程的途中休息时,以当下的故事情节复原、重现过去的故事,对零碎的无止境的回忆,或者没有交代清楚的地方做了一个了断和收束。月夜小山坡上湖边,男主角陈沅与车内女子上演美女救色狼的独幕剧,恰是当年樱桃树下偷食禁果未遂害了一个姑娘的复原。
  不难看出,小说是对人类原罪的翻版追述,是借鉴了《红楼梦》的写法,是对经典文学原材料希腊神话西西弗斯之石的变形使用,不过小说的格局和深度显得促狭、浅显,阴晦了些。

  湖南长沙  高求忠
  樱桃树是贯穿在整个小说中的意象,具有象征意义,象征着青春,青涩,美好,感伤以及负疚。小说的心理描写很多,它采用了放射性结构,重点着墨于时空切换中主人公的心灵世界。小说始终在回忆与现实中交织,文笔优美,风格含蓄,有些段落有点类似于电影的表达方式,具有强烈的画面感,阅读的感觉很愉悦,有《情书》的味道。

  湖南长沙  石文涛
  十八年前,陈沅在试马镇一颗樱桃树下和恋人偷尝禁果,从而改变了两个人的青春;十八年后的中秋节,陈沅与上海的妻子离婚后踏上了回乡的大巴去参加婚礼。不难发现,整个“反季生长”的过程就是在这跨度为十八年,城市与农村相互对峙的时空里铺展开来的,这十八年,中国社会发生剧变,城市化进程不断推进,各种矛盾交织如乱麻,灵与肉剧烈搏击。陈沅、小苹果等人正是这种复杂的见证者和亲历者,返乡之旅浓缩与呈现的也正是此种复杂。

  广东珠海  慕容戈
  小说很有语言特色,读来让人赏心悦目。情节起于日常,忠于实质。对现场、片断、细节、心理、人物描写处理得当。很有时代感。清澈澄明的语言及缜密的内在秩序平淡而生动。标题之于内容似乎带有深层次的哲学的境界。

  湖南邵东 张亦斌
  《反季生长》与他的“陈仓进城”系列一样,根植于家乡陕西省商洛地区的大山。小说以主人公陈沅中秋节坐长途大巴车从上海回家乡吃喜酒为线索展开叙述。相对封闭的长途大巴其实也是一个小社会,各色人等,都是远离故土在大都市打拼的人。他们或成功,或失败,写在脸上藏在心里的,都是在大都市生活一段时间之后产生的困惑、迷茫、焦虑、痛苦。主人公陈沅通过高考跳出农门,走进大都市,并且有了“一段富有优越感的婚姻”。十八年后,这段城乡之间的联姻还是解体了。离婚后,陈沅发现自己在大都市像风筝一样被别人拉着,有一股力量总是和他相反的。陈仓在看似简单平铺的叙述中,直面人性的软弱,直面时代的迷茫,对当下许多人背井离乡、选择城市生活进行了认真反思:进城人员在扎下根之后如何才能让自己的灵魂得到安妥。
  总体来说,陈仓的这部小说集大气、真气、精气于一身,融诗性美、理性情、智性爱于一体。但是,个人觉得,《反季生长》落入俗套,与“陈仓进城”系列小说的套路如出一辙,缺乏新意。

  山东聊城  曾棠
  在陈仓的多数作品里,细心的读者都可以感觉得到城里人从骨子里对乡下人的鄙视。哪怕是睡在一张床上的夫妻,也总是常常因为生活习俗的不一致而发生争吵,久而久之就会导致婚姻破裂。这一点,在陈沅与前妻之间,乃至小苹果与胖子男友之间,都可以通过作者犀利的笔触感觉得到。
  陈沅是一个处于这种社会矛盾旋涡中的悲剧性人物。做为一个走出了大山的乡村青年,能在上海这样的大都市成家立业,说明他从骨子里就有一种对故土的叛逆。然而,却因为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使他在婚姻里得不到尊重而常常回忆起十八年前那段青涩的情感,并对此内疚和忏悔,因而婚姻破裂,这也说明了他一个来自乡村的灵魂,在大都市得不到安放的社会性悲剧。因为陈沅就是陈沅,在他的意识里流淌着的永远都是商洛山区乡村的血脉,所以他无论如何也成不了真正的城市人。

  广东广州 陈盈
  小说以一整段漫长的回老家的旅途贯穿其中。一路上发生的琐碎而繁杂的小事却悄然间触发陈沅去体验那段难忘而五味杂陈,令人回味的心路历程。令人感触颇深的是在小说的结尾,作者用温情的笔触扭转了当年樱桃树女孩灾难蔓延的悲惨局面,没有让可怜的她像那颗消失的樱桃树般进入生命的坟墓,为读者心中注入一股暖流。而外甥女婿未说出口的话语,返程中模糊女孩的身影又为读者留下遐想空间,使内容得到延伸……

  浙江宁波  虞燕
  觉得小说结尾的设定有点过于巧合了,回程途中,陈沅远远望见了已办了一家果园的她(种植樱桃),院子里还有一棵似曾相识的樱桃树……就是说,作者最终还是让陈沅知晓了那个她如今过得还不错。小说最后一句说,“他觉得经过十八年之后,自己有必要重新回到喜欢吃苹果的年代”,这是陈沅跟自己跟人生和解了吧,或者说是回归。

  四川成都  李涛
  陈沅放下了,他做回了最本真的自我,之后的生活也不会有内疚和负罪感。这也许是对时间的最好回报。白天奔波忙碌的人们,被繁闹打扰,只有夜晚时分,被黑暗笼罩、被宁静注入,人们才能安静思考人性。我希望我们每个人,在夜深人静时,思考是否做了什么使我们自己内疚的、有负罪感的事。如果有,请谢绝时间带给我们的伤害,并放下内心的错误,做回真我。

摘自:《作品》评刊团微信公众号

评分

参与人数 1珍珠 +2 收起 理由
mollingmn + 2

查看全部评分

QQ|小黑屋|手机版|全本txt电子书下载网站 ( 豫ICP备13018914号-1 )

GMT+8, 2018-12-13 04:35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