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下吧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43|回复: 0

[佳作讲评] 关于班宇短篇小说《逍遥游》(作者:吴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11 17: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于班宇短篇小说《逍遥游》
吴 越

  我事先真的一点儿也不知道班宇。不过这似乎情有可原,按他话来讲,今年初以前,“班宇”之名也并没有混迹于文学期刊,他的主要阵地是豆瓣。我后来上豆瓣搜查过,确实是个当红作家,确实有很多粉丝,确实有很多封面优美的电子书,不过在那上面他叫坦克手贝吉塔(我总是会记成塔吉克或者塔贝克,很苦恼,显得我没看过世界名著《七龙珠》似的)。更早之前,在豆瓣上写小说之前,是写了大量的乐评和球评。在纸媒的黄金年代,可以用不同的笔名写满半本杂志。俱往矣啊,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呢,大概实在没地方可挣稿费了,班宇漂流到了“纯文学”这片地界。
  大约今年四、五月间,一位相熟的编辑推荐我注意班宇,当时他刚刚在《鸭绿江》等杂志发过作品。我加了这个人的微信。他发来的第一篇是《枪墓》,很好看,但结局并没有做到让我意外,随即他发来另一篇名叫《山脉》,这是个一上来就感觉先锋、实验的作品,虽然他说“写着玩的”,但每处均打磨得恰到好处。两个作品犹如正反打的两束光,让我对班宇的丰富性有所期待。我问他还有没有新作,他有些犹豫地说,有个初稿,刚完成,错别字还比较多,发来一看,就是《逍遥游》。《逍遥游》游得非常快,在一两周时间内就通过三审,而后又被主编决定为头条。
  回忆起初第一遍读,应该是在地铁上。第一句,“我系一条奶白围脖,坐在塑料小凳上,底下用棉被盖着脚……”我在晃动的晚高峰臂林中聚焦一组怪异景象:起初我以为是孩子的“我”,实为一个漂亮、瘦弱、苍白的大姑娘退化为孩童的装扮。细想来,这是写实的,贫穷的病人无从选择高贵的出行;而班宇选择从这里起笔,让这条奶白围脖格外刺眼——小说中所有角色都或明或暗视许玲玲这个病者为类似“孩童”的一种存在状态,她时常困倦劳累,只奔着活,心思越来越简单,确实也距孩童不远了,可毕竟,她还是一个成年女性,依然向往爱情——尽管没有时间去实现了,依然渴望亲情——尽管布满疮痍,依然信任友情——尽管只能倾听。可是一次勉强成行、勉强高兴的出游,把这一切全部打破,也把她被压抑到了最低的自我掀到高空,爆裂而后静止。
  张爱玲有一短篇《花凋》,想是很多人都印象鲜明,小说中川嫦生了肺痨,小说末了同样是一次病重中的出行,“她趴在李妈背上像一个冷而白的大白蜘蛛”,她原本去买安眠药自杀,结果吃了一顿西餐,坐黄包车再看了看上海,一路都让路人骇然她的伶仃可怕,她也照镜子般照见死路上的自己。张爱玲写,“她死在三星期后”。
  隔了这么多年的“同题材作文”,《逍遥游》比《花凋》在人性与世相的刻画上更进了一步,也更为细腻、传神、厚重。如其名所示,《逍遥游》有更大的精神寄托。一位年轻女性于病痛中遭遇到诸多背叛,她的肉身和心灵落入苦水、滚水,人世的欢乐尽数剥除。在死之前这段很漫长的“活”之中,只有她自己能够定义自己的“活”。她最终在夜海中接纳了一切的自私,一切的愚蠢,一切的蒙昧,一切未完成的爱与善。光亮从这里析出,生命向庄子的语词所指引的境界扶摇而上。
  班宇就像是从大轰炸中幸存折返的人,他掌握着满手的细节,慢慢陈列一些,又藏起更多。正如在《收获》与清华大学创作与研究中心联合举办的青年作家工作坊上,格非点评《逍遥游》时所提到的,就连文中许玲玲出行去秦皇岛,向父亲拿的五百元钱这个数字,都是一个极其准确的、击中人心的细节。这是一个贫穷的父亲给一个无收入的病女去一个并不昂贵也不算遥远的景区所能拿出的、比紧张要多一点点的钱。一个不多不少的整数。这让你感到疲惫而心酸。
  后来又多次读,直到最后一次在清样上读,我仍然悲恸不已。为了消解这种有些矫情的感动,我跟班宇说:“一条奶白围嘴又一条奶白围嘴,看了十几遍奶白围嘴,真该给你整一条,在见面时戴上。”

      (班宇短篇小说《逍遥游》获得2018年收获文学排行榜短篇小说第一名)
      摘自:辽宁文学微报

评分

参与人数 1珍珠 +1 收起 理由
mollingmn + 1

查看全部评分

QQ|小黑屋|手机版|全本txt电子书下载网站 ( 豫ICP备13018914号-1 )

GMT+8, 2019-5-26 18:01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