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下吧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1|回复: 0

[短篇小说] 《孤寂的圣诞夜》作者:陈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4 11:5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孤寂的圣诞夜
作者:陈静

  一
  落落还是出来了,用余光瞟着行人,几乎都是成双成对,她的心被刺痛。她就不明白,从什么时候开始洋节这么不见外的在中国生根发芽了,还清一色地被当成情人节。商人在情侣身上花心思,男生在女生身上花心思,你们各得其所了,怎么就没有我们单身者的份儿?什么玩意儿!落落越想越气愤。有人说,女人生气时有两种方式能够出气,一是狂吃零食,一是刷爆信用卡。这条定律在落落身上并不例外,她确实打算去商场血拼的,但是看到路上这种状况,还是不去了,徒增伤感。
  她扬起倔强的脸,试图掩饰内心的慌张,这行为却泄露了她已二十九年岁的尴尬。
  冷风直穿入她的袖筒,她加快脚步,躲进站牌下拥挤的人群中。一个小小的站牌把互不相识的人聚集到一起,让落落的心里多了一丝温暖。
  落落懒懒地看着车来车往,突然感觉背后被人揪住,一阵阵的麻木。一个搂着女友的男人正在盯着她,那种眼神简直是在摄取!按照平时的习惯,落落一定会狠狠地瞪回去,此时她却感到莫名的得意,嘴角浮上一丝轻蔑的笑。
  没过多久,公交车来了,把男男女女、奇妙的感觉都带走了。落落真正地失落了,刚才她甚至想过那个男人会为了她抛弃他的女友,如果这样她甚至会马上答应他。可是,又转念,那个男人真坏,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她心中又恢复了往常对男人隐隐的恨。看看表,19点59分59秒,时间怎么过得这么慢!
  刚才还拥挤的站牌突然变得空荡荡。落落随意坐下,心情跟天气一样阴沉压抑。若干年前,落落来到了这座向往已久的城市,当时有人对她说,“大城市会教给你两样东西:孤独如影随形,梦想一碰即破。”如今,落落的梦想早已束之高阁,跟随她的只剩下无尽的随波逐流。想到这些,她不禁哭出来,此时除了眼泪还有什么能冲走所有的辛酸和孤独呢?
  路边稀稀落落的有行人走过,她感觉他们都在看她,是在嘲笑她的软弱还是觊觎她的美……她只觉得恶心,想站起来躲开这些庸俗的人和浑浊的世界,而力气一下又使不上来,这时她才想起来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莫名的委屈霎时传遍了全身,她更想哭了,一滴滴液体不自觉地滑落脸颊,天也下雨了,她感伤着,这些雨又是谁的眼泪呢?
  “下吧下吧,索性将我淋湿了,淋得不是我了才好。”落落这样想。
  她坐的位置没有被候车的顶棚完全遮挡住,脸上不知是雨还是泪,她不管,反正她现在的心情很乱很糟糕。
  阿七在雨中快步走着,看见一个站牌就躲了进来,这时他那不安分翘起来的头发被雨理顺了许多。
  “靠,该死的天气!”他不自觉地发出声。
  阿七看到眼前的背影,心中隐隐有些酸涩。阿七并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小子,他受过正规的教育,好歹也是个叫得出名字来的大学的硕士。他突然想为这“似曾相识”的背影去挡雨,可是理智告诉他“素不相识”。
  偌大的城市,她和他,一前一后,中间隔着满满的寂寞。

  二
  落落完全没注意到这里多了一个和她一样逃避寂寞的人,此刻她的衣服快要湿透,可是她并不在乎,换句话说她是在刻意淋雨。像是惩罚落落的挑衅,雨自顾下大,结实的雨声隔绝了节日的喧闹,只有霓虹灯还顽留着微弱的光。
  阿七烦躁地把手中的杂志翻完,看看手表,20点59分59秒,还有三个小时!他任性地以为今天过去了,寂寞也会随之消失。而眼前这个背影,却不曾动一下。他忍不住猜想,她是在等男朋友呢,还是和他一样独自一人?他想象她的长相,想来想去,只得出一个结论,她应该是伤心的。这样胡乱猜想着,眼睛被天气染上了湿气,挣扎着滴水。
  他觉得应该做点什么,犹豫着朝她走去,把杂志遮在她的头上。本来他的动作是笨拙的,但是听到雨声中隐藏着低低的哭泣后,他便一步利落地跨到她的跟前。
  “小姐,雨这么大,别淋感冒了。”他的声音在急促的雨声中散发着温热。
  此刻,他觉得自己是一个无比坚强的男人,可以容纳任何委屈,治疗任何伤痛。顿时,胸中燃起一把辉煌的火焰,烘热了他的信念。
  落落缓缓抬起头,看到雨帘外的面孔,那浓黑的眉毛,纯净的双眼,全都透着一股男子汉气魄,刹那间落落恍惚又回到了从前。热闹的操场上,一个男生深情地看着她,那时她的脸红透了夕阳……后来她才明白,爱情和分手一样,不过是一秒钟的事情,前一刻海誓山盟,一眨眼也可以形同陌路。
  人们总是这样,习惯在受伤后戴上坚硬的面具,冷静地扮演着陌生的自己,然而又会在不经意间被突如其来的孤独攻破心墙,像个残兵一败涂地,任由回忆雪上加霜。落落正是如此,此时孤独、委屈、痛苦、回忆等夹杂着雨水一齐狠狠拍打她的心,她多么渴望有一个男人为她遮风挡雨啊。她一把抱住阿七,放声大哭,多年的压抑一下爆发出来。他的怀抱那么宽大那么熟悉。
  “对不起,请……让我……靠一下,就一……一下……”落落断断续续地说。
  她真实地感觉到一个怀抱可以这么温暖,让她安心流泪。
  阿七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弄得不知所措,但是他懂得,如果一个女人要哭,无需言语,一个肩膀就够了。他的手臂不再僵硬,像海一样包容了这条迷路的小溪。
  他怜惜这个女人,也为自己苦恼,为什么我努力付出还得不到好结果,凭什么每年我都被过节,怎么我越卑微地需求,现实就越残酷!他也想哭,却不能哭。男人的软弱不比女人,女人哭是柔弱,惹人疼;而男人哭,往往是懦弱,惹人嫌。
  刚才还在耀武扬威的情侣此刻变得如落汤鸡般难堪,全无最初那般浪漫甜蜜。在混乱、埋怨声中,阿七反而心生感激,若不是这场雨,他也许还不敢正视早已卑微的自己。
  阿七想,这个拥抱或许是错误的,可是他们彼此需要。
  雨越下越大,他们的身体越贴越紧,简直容不下一丝空气。
  在这荒凉的雨夜里,他们仿佛是一个整体,一个只属于对方的生命体。这种归属感加剧了两颗心的跳动频率。在旁人看来,这两个人必是爱到深处难以释怀的情人,他们自己似乎也这么认为了,不然呼吸绝没有如此剧烈。
    “你听寂寞在唱歌,轻轻的狠狠的,歌声是这么残忍,让人忍不住泪流成河……”远处飘来一首阿桑的《寂寞在唱歌》,像微风放纵着火苗,火势顿时迅猛。他们的爱意正如火一般燃烧着,任谁都无法阻止。
  苍凉的站牌下,继续燃烧着的还有这该死的节日。

  三
  天亮了,放晴了,一切恢复了原样,节日仿佛从未上演过。
  阳光不敢打扰熟睡在宾馆里的两个人,隔着窗帘照进屋子,发出淡淡的光芒。秒针偷偷地行走,向下一个节日跋涉着。
  八点整,落落穿好衣服,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还是浓黑的眉毛、透着男子汉气魄的脸庞、宽大而结实的胸膛。她麻木地坐在那里,想起昨晚那一触即发的情欲,好像身处世界的边缘,迈出第一步就将深深坠落。可是在那个深渊里,她找到了自我,一个除了寂寞还有别的存在的自我。
  “是爱么?”脑袋中突然蹦出这么一个问号,吓了她一跳。
  “用这种方式,爱上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怎么可能!现在这样已经不是平时的方落落了!”她断然否定了这个可笑的想法。她希望这个男人先不要醒过来,她还有什么东西没弄明白,那个东西像泥鳅一样光滑、灵活,在她的心里周旋,她捉不到它,却感觉到凉凉的。现在,她心烦极了,唯一确定的是“谁都不能再伤害自己”。
  阿七翻了个身,背对着落落,鼾声响起。他微微睁开眼,想着如何是好。“她是怎么想的?她会嫌贫爱富吗?如果她不会,那我必须像个男人承担起来;如果她会,那么我也会忘记这一切……”他纠结着,以为想得面面俱到。“可是,我一无所有,她不会跟我吃苦的,她不会……或许这只是一场与寂寞有染,与爱情无关的意外吧……”他的心有一点倾斜了,而砝码到底是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阿七闭上了眼睛,不知道心中的天平最终会倾向哪边。
  落落还在思索,她知道阿七不是那个曾经教给她哭泣的人,可是阿七却在她哭泣的时候出现了。她苦笑,这不会就是缘分吧!一向沉稳的落落此刻表情非常慌乱,这算什么缘分,两个寂寞的人随便将就么?太荒诞了,又不是写小说,想怎么发展就怎么写!天呐怎么办,千万不能让他醒过来!我得马上离开,不然他会瞧不起我,哼,他又凭什么瞧不起我……她看了看阿七,眼中除了不安还有嫌恶。忽然,她释怀了,大家萍水相逢,不过是逢了寂寞的场,做个真戏罢了。世界上这样的人和事还少么!
  失恋后,落落曾说过,宁愿风光地寂寞,也不随便相信男人。她不再看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现在的她恢复了往日的沉稳,或者说是冷漠。
  落落走了,留下一个关门声,很突兀。阿七还是那么躺着,不知是安心还是失落。杂乱的结尾,就这样被橡皮擦成了空白。

  四
  时针不知道走了多少圈,依然在重复它的路,可是生活却永远没有重复。时过境迁之后一直都是波澜不惊的路口。
  红灯赫然亮起,像一个严肃的仪式,车流戛然,人流涌动。
  落落坐在靠窗的位置,跟车里大部分上班族一样目光茫然,每天忙忙碌碌却无法确定未来模样。她看到前方的红灯非常刺眼。
  阿七还在这座华丽的城市里奔波,任劳任怨地在基层工作。他骑着摩托车,顺手擦干了脸上泛着光的汗水,随着车流放慢速度停在一辆公交车旁边。
  在扭头的一瞬间,落落有种触电的感觉,是那个熟悉的怀抱,温暖有力。那一晚就像一个伤口又疼又痒,让她不知所措,然而,遗忘早已成为落落生活中必不可少的解药。她从容地拿出耳机,相信音乐可以淹没所有烦乱。
  阿七也认出了她,那个给了他无比力量和满足的女人,只是现在这个女人完全褪去了那日的柔弱。他觉得自己的心快被抽成真空,此刻任何一秒对于他来说都无比的煎熬。有时候煎熬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前后只差一个借口。很快,阿七恢复了冷静,像一个学究,冠冕堂皇地解释那晚只是一场意外,一场不谋而合,无关风月,更无关责任。
  他和她商量好了似的,目光都投向那孤独的红色。好像不曾见过,不曾寂寞过一样。这种故作镇定的冷漠,已不是当初的怨天尤人,而是面对突如其来的改变或者抉择,自己却无法说服自己的疼痛。那次经历对于他们是单纯的寂寞消遣,或是老练的自我防备,抑或是别的什么,谁都无从知晓。
  不一会儿,绿灯慢悠悠地亮了,落落向左,阿七向右,各自奔向属于他们的远方。
  每个人的心中总有那么一个角落很寂寞,但是人们总有自己的方式经营寂寞。不论是何种方式,我们都要感谢红灯赐予我们停下来喘息的机会。生命或明或暗的活动,一切都将在一念之间灰飞烟灭或者重蹈覆辙。
    (选自《作家》2012年第7期)

QQ|小黑屋|手机版|全本txt电子书下载网站 ( 豫ICP备13018914号-1 )

GMT+8, 2019-4-22 22:45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