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下吧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0|回复: 0

[佳作讲评] 试读员杨永汉评《星火》2019年第1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7 20: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心灵深处的暗伤
——读曹多勇短篇小说《鳞屑》有感


杨永汉(河南南阳)


  读完曹多勇先生的短篇小说《鳞屑》掩卷深思,令我有颇多感慨。

  表面看,小说以散淡平和的散文笔法叙写,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但却在这种看似自然质朴的文本里藏匿着作品深刻的内涵。透过这种描述的表征,细细追踪下去,聪明的读者自会从中悟出丰富的意蕴。严格说,作品的故事并不复杂,叙写了妻子得了一种类似牛皮癣的病症,生长在“两只胳膊肘和两只膝盖处”,各有五分硬币那么大。但是无形中却遭到了丈夫“我”的嫌弃,原先经常搂着妻子睡觉的“我”仿佛有些疏远了老婆。尤其是,妻子在合肥的大姐,偶尔来淮南家中,在睡觉的安排上,妻子分明也感到了她的嫌弃,这令她的心中很受伤。这让妻子决定去省立医院看病。在大姐的陪伴下,到省立医院后,医生以疑似红斑狼疮为由,先后做了化验小便、化验血液、化验鳞屑等等花费了上千元。作为职业护士的妻子深知,这些都是医院想多开化验单,就是想增加医院收入,自己能得到更多回扣。从侧面揭示了不正之风的盛行。可惜心知肚明的妻子,对医生所开的药一点也没有拿就打道回府。

  回家之后的妻子,仿佛从这次治疗鳞屑中悟出些什么,甚至说看破了红尘,一改以前的勤劳节俭,多年擦地板的习惯让给了丈夫,有空不再将自己封闭起来,也出门跳起了广场舞,吃饭穿衣也奢侈起来,竟然还破天荒买了一条白金项链......正是这种种行为,倒是促使丈夫向妻子提出了离婚,其最主要的理由是“我”看到妻子拿着刀片刮患处的鳞屑。

  从小说阐释的文本中我们不难看出,“我”一直在责怪妻子的心理有问题,事实上正是“我”的心理龌龊,有点嫌弃妻子得了这种皮肤病,在妻子有些心理障碍的境况下,不是伸出友善之手,而是选择离婚,这对结婚二十年来一直勤俭持家的妻子是一种严重的伤害。

  曹多勇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位作家,他早期以写农村题材见长,发表过较有影响的短篇小说《种上那块河滩地》《年馍》等,作品的笔法沉稳凝练、情节感人、发人深思。对于《鳞屑》这个短篇如果作家在女主人公——妻子对待除掉鳞屑的认知态度上做进一步的深入挖掘,坚信这种病能治好,那这篇作品的立意和品质可能就更加完美了。一点浅见,就教于方家。

     摘自:《星火》文学博客
  

评分

参与人数 3珍珠 +3 收起 理由
caibifeg + 1
mollingmn + 1
watxx + 1

查看全部评分

QQ|小黑屋|手机版|全本txt电子书下载网站 ( 豫ICP备13018914号-1 )

GMT+8, 2019-7-22 17:37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