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下吧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6|回复: 0

[佳作讲评] 《杏的眼》/历史之眼下的社会进程(作者:阿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8 17:3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杏的眼》/历史之眼下的社会进程


阿探


  长篇小说《羊的门》,李佩甫深隐了对人性幽暗及社会的强力批判。数十年后的中篇《杏的眼》,则给予人性审视以广远、宽阔之历史视野,以傅夏祁人的富裕与浮华村庄下孤寂,勾勒了社会的进程。村中有灵性神性的杏树之眼,亦即历史之眼,默默地看着中国乡土社会的没落,亦包容着我们每一个作为上帝子民的凡人的罪责。

  处在社会的骤变时代,人性人心或许是一刹那间的激变,或许是长久时间里的渐变,正如祁小元。小说结尾,出狱的祁小元没有回到傅祁下村,而是不知所踪。傅夏祁人是永远感恩祁小元的,毕竟是他托举了全村人的发家致富之路,托举着全村与外面更精彩世界的通道。而这一切背后,是他的失职与失察,是他的职务犯罪;而从自身生命来说,他一直有着坚守,就如他雪雨中在岗亭标准至极地指挥车辆、敬礼一样,因此他近乎一种无辜。崔国定有罪无疑,王瘸子有罪无疑……,若要追溯源头,似乎市委书记关相如是罪之缘起。就如同王十月的中篇小说集《人罪》的精神内核一样:他人有罪,你又何尝无辜?

  祁小元最终被查,他最后以沉默,以七年牢狱,保全了傅夏祁人来之不易的富足生活,做了尘世的耶稣。祁小元对于傅夏祁,无疑是重要的。没有他,村里不会出现深、杭两地大老板夏保生、傅二毛之类的人物,更不会有“先富”带动“共富”连锁效应,不会有傅夏祁人像一颗“钉”子一样把自己“钉”在深、杭这样的大城市里,当然也不会有栓柱一家四口的惨死……如果祁小元一直只是一个兢兢业业的岗亭协警,或许这一切都不会发生,那么傅夏祁依旧贫穷而落后。

  社会演进,从来都是不以人之意志可抗拒的强势存在和疾速推进。没有祁小元,或许还会有李小元张小元王小元的。祁小元只是社会进程洪流中的如同我们自身的一个凡人,他只是乡土社会趋向终结、没落的一个载体,一个人物符号。社会的演进从来都是人文精神的酷烈承受,从来都是罪与罚,功与过,贫与富诸多种种因素的相博共生,相博共生中的成王败寇与此起彼伏。在此意义上,作为我们原本意识里品性不变的祁小元,被“嬗变”了,似乎令其嬗变的力量,是不可抵御与排斥的一种无形无声的力量,不可逆转的力量。他以沉默的难以述说不能述说,选择了人生之窄门,承担了众人之罪,把生命抉择成耶稣的神性。

  过往是真实的吗?历史是真实的吗?或许过去的一切曾经真实过,惟有现在,是虚幻空花之梦。在一个虚构的有着特定艺术逻辑而瞬息万变的世界里,能不能把握住变之不变的恒性,或许很成问题。傅夏祁的老杏树以自身反常的渐变,昭示着世事荒诞的骤变,它只能默默将一切尽收眼底。

  空得有些寂寞的傅夏祁,一场大雪覆盖了过往。雪后,会晴空万里吗?

       摘自:文艺探戈微信公众号

评分

参与人数 1珍珠 +1 收起 理由
watxx + 1

查看全部评分

QQ|小黑屋|手机版|全本txt电子书下载网站 ( 豫ICP备13018914号-1 )

GMT+8, 2019-4-20 08:51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