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下吧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48|回复: 0

[佳作讲评] 在新旧与雅俗之间——王松长篇小说《爷的荣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10 17: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新旧与雅俗之间
——王松长篇小说《爷的荣誉》


  文|孟繁华




  王松是好小说家。姑且不论他几百万字的其他作品,仅就《双驴记》《葵花引》《红汞》《哭麦》等“后知青小说”的成就,就足可以走进当代作家的第一方队,他的这些作品改写了一个时代的“知青文学”。长篇小说《爷的荣誉》与他此前所有的小说都不一样,无论是人物还是故事,无论是讲述方式还是情节设计。实事求是地说,这是我近期阅读的最好看的小说之一,是让人不忍释卷的小说,王松实在是太会讲故事了。小说以“官宅”里王家老太爷的三个儿子长贵、旺福、云财的性格与命运展开,在近百年的时间里,在京津冀鲁阔大的空间演绎了一场惊心动魄的人间大戏。我们可以将其看作家族小说,也可以看作历史小说;可以把它当作消遣娱乐的世情小说,也可以当作洞悉人性的严肃文学。如何界定《爷的荣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小说带给我们完全不一样的阅读快感。
  小说的讲述起始于“我”太奶的一只青花夜壶的丢失。偷这只青花夜壶的不是别人,正是二爷旺福。旺福16岁年间勾搭上了一个“卖大炕”的冯寡妇,于是,青花夜壶的失而复得成了一条与旺福有关的小说线索。太爷为了儿子们的前程也为了家业传承,让三个儿子一起去了北京,大爷二爷是去读书,三爷是去打理大栅栏的绸缎庄。大爷长贵倒是读书了,三爷也开始学习掌管生意。只是这二爷旺福,到了北京如鱼得水,与天桥“撂地儿”的混在了一起,学得了一些武艺也助长了“浑不吝”的性格。于是自然少不了惹是生非,但也因结交了一些地面朋友,多次摆平了绸缎庄的大事小情。小说描写最生动的是二爷旺福。他与冯寡妇虽然只是萍水相逢、男欢女爱,但他已然走的是情爱路线,不仅不让其他男性接近冯寡妇,而且几乎把冯寡妇养了起来。也因此与冯寡妇的其他男人、特别是花秃子结了梁子,这亦成为小说与旺福有关的一条线索。开店做生意打理绸缎庄,免不了与管家掌柜以及各色人等打交道,特别是绸缎庄何掌柜父子用东家的钱赚自己的钱,另开店铺的事,三爷云财斗智斗勇将何家父子所有行径悉数掌握,大获全胜。这一桥段是小说最为精彩的段落之一。大爷长贵读书期间闹革命、走日本,全国解放后成为文艺干部,但因“历史问题”终未成大器,虽然命运一波三折,但还算有个善终。旺福几经折腾,因冯寡妇和心爱的小伙计祁顺儿都被日本人杀害了,最后加入了解放军,还去过朝鲜抗美援朝。但他性格乖戾,因拒绝接受军长女儿的爱而返乡务农。三爷虽然精明有心计,但家道破落后只靠挖自家祖坟的陪葬度日,情景不难想象。三个爷三种性格、三种命运,大起大落处无一不与社会巨大变革有关。因此,《爷的荣誉》表面是一部民间大戏,但人物命运无一不蕴含在历史的不确定性之中。小说让人欲罢不能,最要紧的还是其中的细节和生活氛围。王松对历史和生活细节的把握,使小说缜密而少疏漏,生活气氛仿佛让人回到了旧时老北京或老官宅。
  有人认为小说不能只讲故事,只讲故事那是通俗小说,小说更要讲求“韵味”,讲求“弦外之音”,要有反讽、有寓意,要言有尽意无穷。这些说法都对,但小说从来就没有一定之规,小说是有法又无法。现在的小说是有韵味、有反讽也多有言外之意。但现在很多小说什么都有就是不好看也是事实。因此,小说最终还是一个实践的问题,理论固然重要,却不能一揽子解决小说所有的问题。特别是在小说无所不有的时代,批评还是不能抱残守缺一条道走到黑。
  说《爷的荣誉》在新旧与雅俗之间,我觉得是这样:旧小说大多是章回体,多为世情风情,写洞心戳目的男欢女爱、家长里短,而且到关节处多是“欲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的卖关子。为的是勾栏瓦舍的“引车卖浆者流”下次还来,说到底是一个“生意”。但《爷的荣誉》不同,小说情节紧锣密鼓密不透风,“又出事了”“又出事了”在小说中不时出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既有人情男女也有宅府大事,但背景皆与社会历史相关,特别是关乎人物命运的紧要处。其次是对女性命运的深切同情。旧小说如《姑妄言》、“三言二拍”等,女性多为牺牲者,但讲述者往往少有同情。《爷的荣誉》则不然。小说中的冯寡妇虽然迫于生存而卖身,但她多情重义、一诺千金,她不是一个见利忘义、水性杨花的女人;梅春、甘草皆因男女之情被逐出“官宅”,但事出有因皆不在两个女子身上。特别是长生娘甘草,因当年将许配给旺福时,旺福酒后乱性与其发生关系,甘草得了花柳病。显然是旺福在外乱性传染的,但旺福矢口否认,于是甘草被迫嫁给了王茂,生的长生又是旺福的儿子。旺福最后还是栽在了自己儿子长生手里。这样的情节设计似乎又回到了“世情小说”的旧制,即冤冤相报因果轮回。但讲述者对梅春和甘草的同情溢于言表,这是《爷的荣誉》区别于旧小说的另一特点。
  读这部小说,我总会想起京剧《锁麟囊》。这出戏故事很简单,说的是一贫一富两个出嫁的女子偶然在路上相遇,富家女同情贫家女的身世,解囊相赠。10年之后,贫女致富而富女则陷入贫困之中。贫女耿耿思恩,将所赠的囊供于家中,以志不忘。最后两妇相见,感慨今昔,结为儿女亲家。戏剧界对《锁麟囊》的评价是:文学品位之高在京剧剧目中堪称执牛耳者,难得的是在不与传统技法和程式冲突的情况下,妙词佳句层出不穷,段落结构玲珑别致,情节设置张弛有度,在整个京剧界的地位亦为举足轻重。《锁麟囊》是翁偶虹于1937年编剧的作品,现代“爱美剧”当时已经名声大噪。但旧戏新编依然大放异彩。但话又说回来,《锁麟囊》在戏剧界还是被认为是“传统”剧目,其原因大概还是旧瓶装旧酒,情节不外乎世事无常但好人好报的传奇性。但《爷的荣誉》看似是“白话小说”的路数,但它是“旧瓶装新酒”,小说的观念不是传统的,也不是西方的,而是现代的。在小说写法日益求新的今天,王松敢于在形式上“回头”,大胆启用旧制,以旧小说的形式呈现世道人心与日常生活和社会大变革的关系,不仅使小说风生水起惊心动魄,而且深刻地表达了社会历史内容。应该说,《爷的荣誉》不仅是中国故事,更是中国文学经验的一部分。

  来源:《文艺报》2019年11月29日3版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评分

参与人数 1珍珠 +1 收起 理由
caibifeg + 1

查看全部评分

QQ|小黑屋|手机版|全本txt电子书下载网站 ( 豫ICP备13018914号-1 )

GMT+8, 2020-1-20 00:33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