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下吧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9|回复: 0

[佳作讲评] 郭梅评刊 |《去马赛马拉》的《卡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22 09:34: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去马赛马拉》的《卡夫》
郭梅
来源:《苏州日报》2020.5.2


  本期经眼期刊:
  2020年第4期的《书城》《作品》《山花》《人民文学》《北京文学》《长江文艺》《青年文学》《湖南文学》《青年作家》《边疆文学》《小说月报》《微型小说选刊》《中华文学选刊》《十月·长篇小说》《小说月报原创版》《小说月报大字版》《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


  四月期刊的第一个关键词,自然仍是“抗疫”。纪红建的报告文学《一名武汉民警的春天》作为本期《人民文学》的头条,向峻急时期全心全力奋战在普通岗位上的英雄致敬。《作品》的抗疫专辑有熊育群的散文《庚子年的疫情》和彭定旺的非虚构《一个湖北人的封城笔记》,《山花》的抗疫小辑有李文丰的《告别》和田不悔、何礼峰的《医护笔记》,而《边疆文学》的抗疫专辑则均为诗歌,有尹马的《致远方》和郁东的《白色荣光》等。还有本期《微型小说选刊》亦设抗疫专辑。

  邵丽在其《2020,让我如何停止对生命的热爱》(《中华文学选刊》)中强调:“我们活着的人,需要思考些什么并做些什么。面对那些被疫情夺去生命的病患、那些为抗击疫情而奋不顾身的医生护士、那些为控制疫情蔓延而不舍昼夜奋战在一线的干部群众……所有这些人,我们无法任由他们白白地奉献和牺牲,我们也不会永远侥幸逃离灾难。唯其如此,我们只有这样设想:我们要努力推动社会一点点的进步,哪怕完全是为了我们自身。”而普玄则在其《疫病里的城市和孩子》(《中华文学选刊》)里如是记录武汉人的心声:“我原来认为人都是自私的,但是通过这场疫情我才明白了平凡人之间的那种力量,他们团结在一起,力量真的非常非常大。”

  钟求是的长篇小说《等待呼吸》(《十月·长篇小说》)描写在刚刚绽放的最好年华,夏小松和杜怡在莫斯科的街头相遇:幽默风趣、充满理想、才华横溢的夏小松迅速征服了杜怡。但夏小松很快便死于一场混乱中流弹造成的伤害,他们的爱情如昙花一现,才刚开始,就极速凋落。夏小松回国疗伤所需的高额费用让杜怡债台高筑。她从事过许多卑微或临时的职业,有时变相地出卖自己,处境凶险。在杭州,当生活恢复平静,多年前的那场爱情在精神深处的伤口才慢慢袒露。背负着对正常生活的绝望,也背负着一个真实的孩子,她选择再一次从生活中隐匿……作品结构严谨,情节紧凑而多波折,尤其对爱情的描绘极见功力,思考和反省爱情对生活与人性产生的影响,独到而深刻。段玉芝的中篇新作《去马赛马拉》(《湖南文学》)描写妹妹秀东在姐姐秀明的鼓动下,在姐姐的投资公司存进半生积蓄,还劝同事朋友也都存进去,结果竟是二百多万元血本无归。在讨债过程中,秀东发现秀明被合伙人所骗的无奈,同时又发现秀明早在外地买了房准备了退路,并在外甥处私藏了一大笔钱,而外债却能逃就逃。在这个不同寻常的讨债故事里,上演了打官司、跳桥、上吊、离婚等吊诡大戏,亲情与欲望交织纠缠,人性的阴暗与光辉面交迭出现。最后,两家人一起去马赛马拉看动物大迁徙的愿望成空,外甥自我流放去了非洲工作,其实也是自我救赎。小说语言干净,叙述有力,在冲突中展现世道人心,在极端的日常生活中呈现出极端的诗意。同样精准犀利地描述世道人心的还有马叙的短篇新作《卡夫》(《青年文学》),故事写女孩陈好玲因一只宠物猪的失踪而完全陷入失控与被动。一件纯粹的私事因各种原因变成了小区的公共事件,物业、保安、业委会、各种好事者、朋友的朋友等,都介入了自以为是的寻找猪事件之中,并被各种自媒体带进流量为王热炒的过程中去,给陈好玲带来了种种困扰。而包倬的短篇新作《找呀找》(《北京文学》)则从一对好朋友、一支钢笔、一段琐碎的童年往事落笔,尽显细微之处的汹涌澎湃和艰难世事里的人性考量。一支笔的丢失,看似小如芝麻,但对当事人来说却堪比天大。谁是小偷?真相也许在字里行间,也许不在。

  黄孝阳认为县城可能保留了更多关于人的本真与传奇,一如作家本人的老家就有那么多匪夷所思与拍案惊奇。中国有2000多个县城,构成了一个正在发生的广袤现实,如同风暴。它们都有自身个性,因所受时代的挤压各有各的不同,这些个性坚硬如铁,如头顶星辰,是对夜穹的无尽书写。所以,作家书写了县城报告系列,以中国改革四十年为背景,写作家所见过和听过的县城人今天的面庞,如其短篇新作《县城报告》(《小说月报》)。可与之参看的也许是严泽的《杨春生做屋记》(《小说月报原创版》)——宅基地最多就值三万块钱吧?老幺不至于跟他杨春生争这个宅基地吧?何况老屋当年是他这个二哥做的,随后几次粉刷装修也是他一手一脚搞的。还有,老幺读书的钱也是他这个二哥供的,难道老幺这点好歹也不晓得,要来争这个小小宅基地?杨春生没料到家里的事还没摆平,垸里五十多户人家又联名把他告了。故事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当年的《李顺大造屋》。还有,杨逍的中篇新作《利民的旗袍》(《长江文艺》)告诉读者,生活就是这样,总有一些小小的意外会改变我们误以为坚不可摧的屏障,而我们终究还是得按照突然改变的轨迹自行前去,无关信念。罗伟章的中篇新作《逆光》(《小说月报大字版》)以细致的观察和细腻的描写构成一个讲述人间世相、恩怨善恶、生死相依的故事——“我”长到25岁被父亲赶出家门另立门户,因为厌倦了眼中所见的世俗生活,“我”并未听从父母意旨,而只想活成“我”自己。可身处强大的世俗生活之中,“我”是否真的能如愿?走走的中篇新作《想往火里跳》(《人民文学》)则富于力量感,在语感滔滔之势的背面又有所沉默,与有关创业生活的重重困境的故事和波翻浪涌的心海同在的,是克制在涛声之外的旋流。引人入胜的还有陈楸帆的中篇新作《赢家圣地》(《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作家描写一位拥有成功事业和完美家庭的“人生赢家”踏上了一趟始料未及的危险旅程。这是一场具有心理疗愈作用的虚拟现实游戏,还是一次不可言说的神秘体验?如果可以用这样的方式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你愿意进入这场赢家游戏吗?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如您的阅读时间充裕,不妨选读严歌苓的长篇新作《666号》(《人民文学》),它叙写抗联故事,吸引力和感染力都很强。

  而长江的报告文学新作《“养老”革命》(《北京文学》)应该会吸引许多中老年读者的关注。中国早已进入老龄社会,越来越多的独生子女父母也已进入老年行列。日渐老迈的父母们,未来如果儿女靠不上,该靠谁养老?行动不便时谁来照顾?身患疾病时谁来帮助他们挂号求医治病?他们又该怎样守住中国千百年来传统中的血脉亲情和赖以生存的家庭?一系列新问题让传统养老正面临严峻挑战,需要来一场革命——这,该是怎样的一场革命?

  如您偏爱散文随笔,那么首先推荐子张的《和服,西装,印度帽》(《书城》),其主人公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徐志摩:“现代文人里头,先不说女性,男性文人里边,徐志摩的衣装似乎最有讲究。至少,从身高、形象、着装品位几方面来看,徐志摩似乎最有模特范儿。……徐留下的大量照片给后人备足了证据,证明他钟情于衣饰打扮,时髦、时尚、潮。短短的一生,光鲜亮丽……”材料翔实,行文趣致,是最好的灯下漫读之物。还有,散文名家周华诚的《散文稗草帖》(《青年作家》)和傅菲的《深山已晚》(《湖南文学》),均耐得细品。

  (作者为杭州师范大学教授)

QQ|小黑屋|手机版|全本txt电子书下载网站 ( 豫ICP备13018914号-1 )

GMT+8, 2020-9-27 10:13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