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下吧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8|回复: 0

[佳作讲评] 《星火》评刊员评吴昕孺小说《一头宝里宝气的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6 20:03: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青铜器 于 2020-9-6 20:04 编辑



猪能让孩子聪明

——读吴昕孺小说《一头宝里宝气的猪》

陆秀红


  猪,给人们的感觉是好吃懒做,它的天职就是长胖,然后杀了让人吃肉。欠债还钱,养猪吃肉,天经地义。而小说里,猪有了另一层意味,它能和人交流,对猪说话、做动作不再是对牛弹琴。并且,它可以主动去觅食,这让人眼前一亮,宝里宝气似乎有了猪八戒那份骨子里、皮笑肉也笑的可爱、睿智。

  整篇作品,循着接触猪、放养猪、训练猪、放生猪、宰杀猪的思路写下去。思念猪则贯穿全文。主人公小宇是个活泼好动的孩子,受其影响,他放过的牛、猪都有了他一样的秉性。这样的成绩足以让他骄傲整个少年时代,并延伸到中老年。因为他的做法是不寻常的,是有别于一般凡夫俗子的。可以说,他所做的,是孩子的天性。静下心想一想,也符合动物的天性。围绕如何让猪自己觅食、如何逃脱,他花了一番心思,这工程远比解答一道应用题大多了。猪能让孩子聪明,不一定能让大人聪明,因为猪一开始就是聪明的,孩子一开始也是聪明的。他们之间有交集,也就有了故事。

  可是社会毕竟存在,有些规则不得不遵循。小说不是神话,还要回到现实。那头牛走进了野外的大自然,给人以希望,但是猪却从大自然回来了,回来后的病症、萎靡,似乎是一场革命失败的袖珍版。这好像预示着,孩子长大了,有些天真的想法只是一种想法,不能走向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心存善念和舌尖美味,总是一对纠结的真实矛盾。牛和猪的名字,值得一番玩味。“皇帝”很霸气,可以随心所欲做自己的事情。“宝里宝气”是一种方言,应该是傻里傻气,做了蠢事不见效果、不受欢迎的意思。名字成了命运的代名词。于是,随着岁月流逝,本来聪明的猪成了猪栏里的待宰羔羊,孩子成了童心泯灭的大人。

  小说的语言轻松明快,宛如放猪这番行动一样自由自在。猪蠢,要找个聪明人来喂,本是姐姐自夸的,最后无疑是小宇的骄傲。要养一头自己找草吃的猪,梦想成真,尽管短暂。猪走路的样子,看蹄子,后面像穿高跟鞋的女生,样子可以和班里漂亮女生李燕子媲美,估计还没有人能观察出如此独特的优雅美感。被老师罚站,窗外的白云变成了猪,想象力招之即来。猪在密林,他在心里唤出星星月亮,这样宝里宝气就不会害怕,想象带着走心。再有对野草猪食一类描写,从名字到特性,可见功力。一别大都市,且叙慢生活。这让乡下题材的作品接了溢着乡愁泥巴味儿的地气,读来亲切。

  从阅读来看,作品前面一小部分感觉有点脱离。人们对猪的看法,小姨家养猪的往事,这些占了一定篇幅,和主人公的行动没有太多牵连。如果多写一些“皇帝”,或许和“宝里宝气”有多一点的默契。

  放猪是主人公的独门秘籍,不可复制。当然,现在的猪基本上都不在一家一户的披厦里了,宝里宝气只有一头。最后不再养猪,但他身心却激荡着宝里宝气的味道。用通俗的话讲,那头猪死了,它的精神还在,小宇对宝里宝气说过:“你的肉会长在我身上,我在你就在。”



读《一头宝里宝气的猪》有感

李颂颂

  今年第4期《星火》杂志的“魅力小说”栏目很特别,该栏目的三篇小说全是动物题材。荆歌的《爱你一生》写的是一只名字叫做“果冻”的猫,再就是吴昕孺的《一头宝里宝气的猪》和王天丽的《两只小鹿》,顾名思义,写的是关于猪和鹿的故事。

  我读后印象最深的是吴昕孺的《一头宝里宝气的猪》。我虽生活在北方,但跟作者所处南方的养殖习惯大致相同,在我的老家农村,猪是司空见惯的家畜。我小时候,几乎家家都圈养猪。但就是这么平凡普通的家畜,真正在意它、写好它的却不多。这篇文章里那只叫“宝里宝气”的猪,能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主要是来自作者一颗热爱生活的心和观察生活的能力,一点一滴的细节,引人入胜,引人共鸣。最难得的是,作者写童年的故事,视角和心理也站在一个孩子的立场,这样就格外生动有趣好玩。包括得知后来喂养肥壮的猪即将被杀,“我”内心玩伴不舍,并用自己的方式来抗拒,训练并放生一只猪的情节便顺其自然。我想起自己小时候,有一年腊月末,那天晚上母亲趁着天黑从鸡舍里逮住了一只鸡,用绳将它的两只腿绑紧,放在一只竹筐里,打算等天亮了宰杀以备过年。我心里不落忍,半夜假装起来上厕所,偷偷解开绳子,把鸡放了。我当时的心理跟作者的“心理”一样。我觉得,但凡类似经历的读者,是很容易产生共鸣的。



关于《一只宝里宝气的猪》的思考


朱建勋

  文中的"我"为了让"宝里宝气"逃避元旦前被宰杀的命运,偷偷把它放生到一个深谷里去,他觉得这是对"宝里宝气"的拯救,也是自己对善良的一次践行,但他忽略了"宝里宝气"只是一只家养的猪,它依赖人类,而无"野猪″的志向,又被寻找回来,最终难逃被屠宰的命运。

  虽"我家再没养过猪了",但宰杀会一直延续,直至人心的善念钙化,变得漠然并熟视无睹起来。

  猪会不会思考自已生存的意义?也许猪根本不会去想这些,一日三餐无虞,活得很滋润,虽然相比牛马,生命短暂,但牛马要付出"牛马之力",哪如它吃了睡,睡了吃,生活安逸;公鸡打鸣,母鸡下蛋;猫要捉鼠,狗要看家,也许猪早就看透了,对人类的价值越长久,才会活得越长久。

  对于会思考的人又怎么样呢?有的人终日浑浑噩噩,浑浑噩噩于他是快乐;有的人志存高远,理想于他是前进的动力;有的人为了生活,终日劳作,挣钱是他的目标;有的人思考:睡觉的时候,思想去了哪里?时间是个巨大的虚无?人类是其间跳跃的灰尘?

  米兰.昆德拉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也许人类就如一只的猪,"宝里宝气"地生活在上帝的视线之内。


  

QQ|小黑屋|手机版|全本txt电子书下载网站 ( 豫ICP备13018914号-1 )

GMT+8, 2020-9-27 10:11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