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下吧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28|回复: 0

[佳作讲评] 宁静处,大地在呼吸——《低吟的荒野》读后(王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18 22: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2015-05-15《贵州民族报》第A11版

宁静处,大地在呼吸
——西格德·F.奥尔森(美)《低吟的荒野》读后(王彦)
  
王彦

  当旅行成为时尚,是不是每一次奔走都是一场人生的修行?在车水马龙的喧嚣中,疲惫,烦躁,甚至是一种荒唐感随之而来。有时想想,还不如留下来,静静地看本书。
  一个明媚的春日,无意中邂逅了它——淡雅的紫色封面上绘着一幅乡野油画,白色书腰上简简单单五个字——《低吟的荒野》(作者:西格德·F.奥尔森(美))。喜欢“低吟”这两个字,这也是奥尔森反复斟酌最终定下的题目。在他笔下,大自然不是喧哗的、热闹的,它只是低低的,浅浅的吟唱,仿佛高山流水静待知音。
  读它,又像是在听它,好像一首自然流淌的曲子,轻柔的,缓缓的,流进心里。在结构上,奥尔森没有设置复杂的玄机,而是遵循自然的逻辑,按照春夏秋冬四部分结构全书,无论是春天的风、清晨的气息、祖母的鳟鱼,夏天的月光、池塘、篝火,秋天的矮橡树、雁群、红松鼠,还是冬天的瑞雪、小屋和鸟儿,每一个季节,都有每一季的生动,一切娓娓道来,草木皆有情。“假若我们真能捕捉到原古的辉煌,听到荒野的吟唱,那么混乱的城市就会成为宁静的处所,忙乱的进程就会缓缓与四季的节奏接轨,紧张就会由平静来取代。”原来,看似不经意的结构,正体现了奥尔森的深刻用意——帮都市中忙乱的我们找回四季的节奏,回归到自然的旋律之中。
  奥尔森的文字并不奇险,但通过独特的搭配和想象,竟又是那么声色俱佳、令人神往——听,湖畔的潜鸟在低声呼唤;看,夜色中的北极光因神奇而升华为美丽;闭上眼,感受那花儿绽放、大地解冻时的气味,想象那不必着地、一路飞奔到密西西比河的松鼠……奥尔森如同有神授的能力,毫不费力地调遣着文字,传达出对大自然的种种幽微体验,在这种体验面前,我们也自然而然地张开了眼睛、耳朵、鼻子,随之打开了内心,于是,奎蒂科-苏必利尔荒原的五光十色扑面而来。
  《低吟的荒野》还是一部“土地美学”。奥尔森用审美的眼光、优雅的文字去发现和书写大地之美,而最令他着迷的是大地的宁静之美,书中专门用一个章节来写这一点。“时值拂晓之前,那是众鸟还没有开始啼鸣的一段沉静。湖泊轻轻地喘息着,像是还在睡梦之中,一起一落……”这种古朴的宁静,让人惊奇,欢喜,进而复活了人类与大地之母的亲密感,也让我们从中找回抵御外界喧嚣的定力,否则节假日变换风景的旅游,便跟日常奔走并无二致。
  在奥尔森笔下,人与土地的和谐之美还暗合了老庄“天人合一”的意境,如《马尼图河上的生日》中独自垂钓的老人,有着“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味道;《草原上的复活节》中,教堂的钟声和野外的声响渐渐融为合唱;而撑独木舟进入荒野是奥尔森最喜欢的,他说“划桨就如同呼吸那样毫无意识,悠然自得。”一叶扁舟徜徉于天地间,没有此岸,亦无彼岸,祥和自足、物我两忘,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欣喜?
  对奥尔森而言,《低吟的荒野》远不只是一次写作,更是在文字中抵达他的信仰,完成他的人生。梭罗是他的精神导师,但奥尔森比老师走得更远,如果说瓦尔登湖是梭罗暂时的栖居,那么,荒野则是奥尔森一生的坚守。从童年、大学、新婚蜜月、工作、辞职,一直到人生的谢幕,他从未离开过“荒野”这个圆心。然而“荒野”写作并非坦途,他屡遭退稿,但他仍坚持笔耕,终于在57岁时出版了第一部作品《低吟的荒野》,它也成为美国自然文学的经典。
  如今,瓦尔登湖因梭罗成了旅游胜地,那份“省察的生活”不知还能否找到?于是,我又开始替奥尔森担心了,记得诗人里尔克曾说,“一切寻找你的人/都想试探你;那些找到你的人/将会束缚你”,真怕纷至沓来的脚步惊扰了昔日荒野的低吟。如果一定要前往,请务必像奥尔森那样,撑一叶小舟,轻轻划向湖心。因为,在那宁静处,大地在呼吸。

QQ|小黑屋|手机版|全本txt电子书下载网站 ( 豫ICP备13018914号-1 )

GMT+8, 2020-1-21 13:24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