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下吧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62|回复: 0

[佳作讲评] 现代文明与传统文化之博弈——短评马拉《送释之先生还走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22 21:54: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现代文明与传统文化之博弈
——短评马拉短篇小说《送释之先生还走马》

作者:鄢文江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形势的逐渐好转与强大,致使国人之浮躁,到时下,已经到了叹为观止之地步。国学之于国人,当下之国人,不是一般的陌生。倒是世界各地,开办了不少孔子学院,传播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而中国内地,小到幼儿园,大到北大清华这类一流大学,就连一般选修课都极少涉猎。据说,最近些年,国学热倒是有些热闹起来,不少地区开办了课外学习班,欲从娃娃抓起。然而,在很大程度上,事物之发展,往往并非按照原本意愿进行。一个好的愿望,一个好的初衷,一个好的动机,投放到现实社会中来后,常常会出现事与愿违之局面。
  商人马一凡原本是个浮躁之人,因为多读了几本书,比一般商人知晓的事多,别人都誉之为儒商,但他目光高远,盯住中国几千年传统文化,寻找当下国人缺乏之精神。终于,在一片喧嚣之中,找到解决自己精神贫乏的根源所在。传统文明的优秀之光,不能在自己这一代暗淡下去,倘若任其暗淡下去,中华民族将成为一个没有传统文明之民族。倘若果真如此,中国人即使再富有,也会成为历史之罪人,民族之败类。他得想办法拯救这个民族。要拯救整个民族,便要先拯救自己,自己身边之人。
  马一凡知道,他不是救世主,他只是个商人,只能先拯救自己,顺便顾及身边之人。于是,他“三顾茅庐”,终于请到了国学大家释之先生。紧接着便将朋友的孩子召集起来,开坛讲学,自己已经常抽空前往,聆听释之先生的金玉良言。获益颇多,几近陶醉。然,好景不长。释之先生一旦出山,便如鲜肉暴晒于阳光之下,没有了自己的主张。顿时,便有蝇虫扑食,鲜肉瞬间便有腐败之虞。就连一贯坚持儒商形象示人的马一凡,最终也未能免俗,一跟头跌进现实之泥沼。
  商人眼光的确独到。释之先生的文化修养,全都凝聚在他那一手独步方圆之书画上。耗费时间让自己儿孙学习国学,这个过程似乎太过漫长,更不实际,不如直奔结果,获得释之先生几幅书画,比投资什么都要强百倍千倍。有一幅释之先生之书画,悬挂于室,平时可炫耀,显示自己品味之高,可将唯利是图之终极目标装扮得文质彬彬,高雅得体;必要时一旦出手,还可获得丰厚利润,体现自己非凡独到之投资眼光。不费吹灰之力,进可攻,退可守,冠冕堂皇,名利双收。
  当下国学热潮方兴未艾,可真正以国学陶冶情操,修身养性者,寥寥无几。大约有好大一部分人,并非冲着国学之本质而去,直奔结果,直奔主题者泛滥成灾。
  随着释之先生出山,声名之鹊起在所难免,只要先生持之以恒,名气越大,书画便越是值钱。释之先生既是国学大家,洞察世事之目光,不可谓不犀利。平身修为,难道真要被现实之铜臭腐化?原本孤高清绝之灵魂,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腐败在一帮蝇营狗苟之人手中?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为了拯救一帮不可救药之灵魂,释之先生决定,自己还是做一个仁者,免得遗害他人。
  马一凡这时才明白,自己根本不是什么儒商,只是披着儒商的无赖而已。他无奈而又失望地将释之先生送回一个叫走马的山村,眼看着老祖宗几千年沉积下来的传统优秀文化,慢慢葬送于这个只注重结果,少关注过程,只注重于眼前,少关照未来的现实社会里。
  释之先生的无辜,无辜被人利用;马一凡先生的无奈,无奈回天乏术;现在社会的无知,无知到只钻钱眼儿,不顾未来。当真叫人扼腕感叹,唏嘘不止。
  前不久在某处读到一则消息,据说非常权威:国人读书,年平均四点五册。而其中,还有相当部分,是实用手册与玄幻日志,更有粗制滥造之文字充斥其间。一个不读书,读书少的民族,很难不让人感觉目光之短浅,精神之浮躁,根基之动摇。想我五千年文明古国,优秀文化灿若星河,读书之人越来越少,读好书之人更是凤毛麟角,怎不让人唏嘘感叹?
  于是,小说家马拉先生,想从现实坚硬的夹缝之中,寻找一条途径,尝试着对这个危机暗藏的民族来一次救赎,很显然,他失败了。在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之交织中,显得不堪一击。于是,寄希望于主人公释之先生,可释之先生把门关上了。而另一位主人公马一凡,却喝醉了,并且吐得稀里糊涂。
  在文本里,释之先生代表的传统优秀文化,他敏感而脆弱,经不起利用,也经不起欺骗,更经不起折腾,干脆将门关起来,让你们折腾够了再说;而马一凡先生,则是现代社会的优秀代表,他渴望自己拥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却又经不起金钱之诱惑,抵挡不住潮流之冲击,最终与之失之交臂。他醉了,暗示着现代社会之沉沦;他吐了,预示着现代社会之觉醒。人口大国,经济大国,并不代表就是文化大国。缺乏文化,或者文化断层的大国,经济再强,军事再硬,其实都是一个弱国,一个小国。倘若古代优秀文化,在经济的冲击之下真的断层了,再强大的国家,恐怕也是不堪一击的!这恐怕就是小说家在文本里想表达的终极意义。


     【马拉短篇小说《送释之先生还走马》发于《人民文学》2015年第9期】

评分

参与人数 1珍珠 +2 收起 理由
nywzwsx + 2

查看全部评分

QQ|小黑屋|手机版|全本txt电子书下载网站 ( 豫ICP备13018914号-1 )

GMT+8, 2020-12-3 02:52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