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下吧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72|回复: 1

[佳作讲评] 揭示当今医院各种矛盾和医生状况的小说——评荆永鸣中篇小说《较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6 14: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揭示当今医院各种矛盾和医生状况的小说
——评荆永鸣中篇小说《较量》

安徽大学文学院13级     魏润华

  
       荆永鸣《较量》(《人民文学》2015年第10期)小说的主人公叫钟志林,是一名神经科医生。然而医者不能自医,这样的钟先生自己却在精神方面出现了轻微的焦虑障碍的症状。小说就是由描写钟医生避坑落井的早晨开篇的:做早餐煮面的时候怀疑自己没放盐,就又放了一次,然后一吃超级咸——赶紧滗出一点汤,再加点老陈醋稀释盐分,结果错把老抽儿倒进去了,更咸;只能把面全倒进了马桶饿着肚子气呼呼出门。走到半路想起来家里还在烧水,只得回去把水倒进暖水瓶。出门下了五楼,一想,我门锁了没?又哼哧哼哧爬回五楼,一看,锁了。第三次下了楼出了小区,一摸大衣口袋,没带手机。又走回到了小区,还没爬上楼,突然手机铃声响了,原来手机在裤子口袋里。放在年轻人的身上,这种段子一样的经历是肯定要发到微博好友圈上的。钟医生并没有这个闲情雅致,他紧赶慢赶终于在迟到十分钟的情况下到达了办公室,迎着护士惊讶的眼光得知了现在自己应该在科室负责人例会上听院长讲话。
  院长谈生,绰号谈大拿、谈一刀,是导致钟医生出现神经质症状的始作俑者。小说中是这么描写他的:“记忆中的谈生,是个热情饱满的人,他性格豪爽,人也有趣。虽是科主任,但没架子。在男女同事之间,爱开性方面的玩笑。口才也好,随便扯出个话题便可以滔滔不绝,偶尔还能进出一两句充满哲理的警句。业务能力也不错,主要是雷厉风行,胆子大,敢动刀。”这刚好和钟医生的性格恰恰相反。钟医生温文儒雅又淡薄寡欲,身上带着一股不涉世事的知识分子理想主义气息,人缘淡薄没有固定的交际圈。这就使读者在后来两人的官场斗争中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钟医生肯定是毫无还手之力的。曾经的谈生是钟医生的下属,在科室分家以后谈生和钟医生一个主外动刀,一个主内疏导,一刚一柔简直搭配得风生水起。老院长退休之前极力想提拔钟医生作为自己的继承人,简直到了只要钟医生动动嘴皮子说个好就马上把院长之位让给他的程度,可是对权利不感兴趣的钟医生毅然决然地拒绝了老院长的好意,决定去美国留学深造。这样谈生就成为了谈院长。
  我认为,谈生这样的人是适合当领导的,但是不适合当个好领导。小说中关于两人的矛盾产生是这样描述的:“两个人的真正矛盾起源于改革。谈生喜欢改革。上任后,他先是按部就班,不动声色,也不作为。在保持了一段时间的稳定之后,才抓住人们的‘求变’心理,开始了一系列的改革。当然,改革没有错。不改革,你就会被认为和前任一样平庸无能;不改革,你就会被人说成‘去了个朽木,换了个柳木’,没有新鲜感,让人看不到希望。但关键看你怎么改,改什么。在钟志林看来,谈生的所谓改革其实就是胡改。比如,他在全院实行绩效工资的同时,还要和‘返诊率’挂钩。所谓的‘返诊率’就是让病人重复就诊,次数越多越好,说到底就是让病人多花钱。这怎么行呢,公立医院历来就是救死扶伤的地方,谈生不但把它的公益性质改了,他还改药价。区区的市级医院,有的药品价格,竟然比美国都贵。再说,现在看病已经够难的了,每天到医院看病的人比去商场的人都多,他还一个劲地强调经济效益,提高‘返诊率’,‘返诊率’越高,拿的奖金就越多。钱多当然好。钟志林不是不爱钱,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他总觉得这种在病人身上刮金揩油的行为,不仅违背医德,欺骗生命,也有愧于做人的基本道德与良知。可你不按着他的改革思路来,他就会立刻给你眼罩戴。那年中秋节,医院发过节费,别的科室每人发五百,而钟志林所在的神经内(含精神)科,每人只发二百,结果科里的人对钟志林这个科主任很有意见。于是借科室负责人例会,特别是在一次全院的职代会上,钟志林对院里的一些改革措施与方案,提出过许多不同意见,为此惹得谈生大为不满。有一次,他甚至用一种非常疑惑的眼神看着他:钟主任,我发现你去了一趟美国之后,怎么变得这么多事儿呢!”
  所以小说中第一个问题就通过这两人的争斗暴露出来了:那就是当下医疗改革的短板问题。在政府放手下的市场经济体制医疗制度本来应该能够在最大程度上实现资源的合理化配置,可是却产生了各大医院为了追求经济效益而过度医疗的问题。我认为谈生适合当领导是有原因的,他站在一个院长的角度,必然要为医院的长远发展来考虑,包括后来的更新设备、免除医费的问题,的确从医者的角度来说谈生是不称职的,可是在政府对于医疗的财政投入远远低于所需的情况下,这确实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放眼望去哪家医院内部明里暗里又不是这样呢?政府没有解决的问题遗留到具体的企业单位上是很难靠企业单位自身的力量解决的。而钟医生,全然是站在一个一厢情愿满怀热血的知识分子立场上的,因为他不需要考虑院长所要考虑的医院发展长远、员工工资业绩的问题,所以他能够公然反对那些“改革”。但是如果他当上了院长,目光就必然就放得长远,要考虑医疗改革的弊端所带给医院经济利益的创伤。俗话说屁股决定脑袋,坐在什么样的位置上就自然而然地学会了用什么样的眼光看待问题,钟医生可能会坚持一颗本心,凭着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倔强意识坚持不做任何违背医德的改革,但是也很有可能,变成第二个谈院长。
  钟医生和谈院长的矛盾在随后的日子里不断升级,这种矛盾在一开始并不涉及到两人的直接利益,只是价值观的不同所导致的冲突。钟医生是本着医者父母心的好意,想给一个前期手术在别家医院做的患者转院,可是谈院长强调“肥水不流外人田”,坚决不同意签字转院手续。两人久久争执不下,然而钟医生毕竟职低一等,最终败了仗。本来这事就这么结束了,可是这位患者在一旁听着,“啪”地给了谈院长一大耳刮子。得,患者自己都动用武力了,这转院是无论如何都得转了。在如今医患关系如此恶劣的今天,谈院长跟患者算账是不明智的,于是谈院长忍气吞声,默默地把这笔账算在了钟医生的头上。
  于是小说又说到了第二个问题:医患矛盾。在早些年医患之间的关系并不像如今这么尖锐。怎么说呢,多年以前科里住进一个患者,是一个承受不住失恋之痛得了精神分裂的小伙子。还是科主任的谈生力排众议坚持要做早被医学界废用的前额叶脑白质切除手术。手术完了以后,这小伙子也傻了。小伙子的父母当然不同意,拉着人来医院闹。谈生是怎么处理的呢?小说中是这样说的:“面对患者家属七嘴八舌的质问,谈生开始还半信半疑,甚至还烦了,他严肃地提醒那几个家属,别嚷嚷!在医院要保持肃静,这是常识知道不?然后他友好地拍拍小伙子的肩膀,试探性地问这问那,不管咋问,小伙子只是温顺地看着他,咧着嘴,光是乐。可不是傻了咋的!这下麻烦大了。几个家属拉着那个傻小子,像示众一样,在医院里一连闹腾了好几天。讨不到说法,后来,就去了卫生局。根据当时医学界对这种手术的保守规定,局里认定医院确有过度治疗之嫌,应该对患者负有一定责任。好在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患者又是来自偏远的山区,胃口不大,更主要的是那时候的医患关系还不像现在那么尖锐。最后,医院对患者支付了五万元赔偿金,总算把事情摆平了。”其实医患矛盾是很早以前就一直存在的问题,而如今似乎越来越白热化。医者和患者双方肯定都有不足的地方,少数图财害命的医者和少数欠钱闹事的患者经过如今媒体的放大,和一些别有用心之人引导舆论煽风点火。小说中的谈生就是一个不称职的医生的典型。但是我认为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当今的医疗体制并没有解决资金投入不够的问题。钟医生的确是一个好医生,但是我们并没有办法要求所有的医生都像钟医生这样毫不计较回报的付出。光靠医者个人的职业品德就想提高医界整体的素质水平是不现实的,大多数的医生还是像谈生这样,为利益而谋生,如果他的付出和收入不成正比,他就会在一些灰色地带谋取利益。
  谈院长和大多数的领导一样,没有什么本事,唯一的本事就是做领导。他如果不高兴了,得罪他的人当然也别想好过。此后他处处给钟医生穿小鞋,这便为小说点燃了另一个事件的导火索:忍无可忍的钟医生决定给市纪委写举报信。小说中这么说:“钟志林之所以这么做,与其说是一种无奈,倒不如说是一时冲动。事实上,当他把那封举报信投进邮筒之后,就开始后悔了,他意识到这种事情根本就是扯淡,没用,弄不好,还会打不着狐狸反惹一身臊。老院长就是个例子。他在位时,有人说他以权谋私,拿药品回扣,好几个人曾联名告他,可直到退休他都是安然无恙。倒是那几个告他的人,有的被免去了科主任,有的被调到了行政部门,再也没有得到好果子吃。”而在忐忑不安傻等了两个月以后,市纪委好不容易联系了钟医生以后,纪检的反应是这样的:“确定了钟志林的身份之后,他从一个文件夹里拿出了那封举报信,眨着眼睛告诉钟志林,说市纪委转来的举报信他们看了。首先,他的动机是好的,是值得肯定的。但信里反映的问题,都是一些原则性问题,而没有实质性的内容。比如说,王纪检看着手里的举报材料:‘独断专行,一手遮天,听不得半点不同意见……’这应该是组织部门的事。再看这条:‘医院本是治病救人的地方,作为院长,谈生却总是强调利益最大化,在奖金分配上,实行什么绩效考核,用收入减去成本再乘以提成的百分比的办法,确定各科室的奖金,由此引导医护人员有意提高返诊率。本属一次看好的病,却让患者两次三次往医院跑,也就是说,一百块钱能治好的病,非得让患者花上一千块……’王纪检快速地眨了眨眼睛说,这么做,确实有点不太合适……然后,他抬起头,微笑地看着钟志林,可话得说回来,自从医改之后,所有医院不都是这个样子吗?”这番意味深长的谈话结束之后,纪检就让钟医生回去找证据。
  于是小说所暴露的第三个问题就是信访制度的问题。于是在官场打交道方面只有小学生水平的钟医生就认认真真去同事之间收集谈院长的坏话,同事们都避他如避虎。谁愿意得罪领导,有一个背锅的就已经够了。所以最后举报的事情也不了了之,但是关于信访制度,我书读的少不敢置喙。对于举报信市纪委要核查事实弄清真相,所以收集证据肯定是必须的,但是如今的中国社会是一个人情社会,人们习惯用人情来维系自己的关系纽带,当自己的权益受到了侵犯人们习惯用人情来往来代替法律审判。这种不良思想在每个人的头脑中都根深蒂固,要想去除并非易事。这个人情是一种很复杂的象征,比如红包,比如亲属关系,比如个人喜好……就是没有正当程序的流程。如果想要用冷冰冰又绝对公正的秩序铁则来代替这种千丝万缕的人情关系,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小说的中途出现了一个调换过来的护士苏丽娅。她和钟医生一样身上有着知识分子的气息,不过不同的是她的气息更侧重于一种“小资情调”。文中是这样描述她的:“苏丽娅是个整齐干净的女人,也是个优秀的女护士。她声音柔软,体形窈窕,极具白衣天使的审美特征。专业技术也可以,打针啊,输液啊,都很娴熟。交接班日志、护理表格写得好,详细工整,字体清秀有力,不像出自一位女性之手。总之苏丽娅是一个很聪明、有教养并带有一点艺术气质的年轻女护士。他后来了解到,上卫校的时候,苏丽娅曾一度迷恋过文学,喜欢托尔斯泰,喜欢琼瑶,劳伦斯《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一连读过三遍。她还写过诗,并因此陷入过痛苦,走路的时候经常会咯噔一下站住,立在那里,一动不动地想一个句子。结婚后,她渐渐打消了想当女诗人的念头,只是在没意思的时候,读读诗歌,或看一点闲书。不须说,能用诗歌和闲书作为消遣的人,自然有着不一般的气质。钟志林还记得,那年护士节,在全院举办的联欢晚会上,苏丽娅曾亮丽登场,声情并茂地朗诵了泰戈尔的一首诗:《爱之灯》。”这样的苏丽娅整天和钟医生共处一室,朝夕相对,即作为工作伙伴,又作为在价值观上惺惺相惜的精神伙伴,就这样擦出了一点桃色的火花,不过已有家室的钟医生恪守住了自己的底线让两人的关系最终止于温情,苏丽娅也以礼相待不再想入非非。好景不长,有一天纪检委又找上钟医生,这次不是因为谈院长的事,而是有人写匿名信举报钟医生收人红包,和去社会医院看病走穴。这当然是子虚乌有的事,可是可把行得端做得正的钟医生气得够呛。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不出一下午全院都知道这事了,谈院长更是在会议上不点名不道姓,极尽指桑骂槐之能事把钟医生说得差点扯破脸掀桌。这没过几天,这嚼舌根的人就把舌根嚼到了钟医生耳边:有人说钟医生写信举报院长是为了把谈院长给整下去,自己坐院长的椅子。
  简直是满身张嘴都说不清。钟医生作为知识分子大可仰天笑吟几句“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举世皆浊我独清”“吾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云云,可是人非圣贤难免有七情六欲,钟医生毕竟做不到如此旷达,只能整天郁郁寡欢。之后的故事仍是一波三折,围绕着钟医生和谈院长之间的不断升级的冲突来展开。钟医生再三写报告要求院里换上新的治疗设备,谈生就再三跟他打太极拳;钟医生应市卫生局做了一次公益演讲广受好评,谈院长就马上以党委书记的名义通报,没有经过院党委批准,任何人不得以私人名义到社会上去从事学术交流;钟医生为了一个支付不起医疗费的贫困重病病人向谈院长要求减免,谈院长果断拒绝并分别扣发钟志林和责任医生、护士三个月奖金,并在全院通报,引得钟医生的手下哀怨满载。对于钟医生这种进退两难的处境,小说以苏丽娅的一个笑话影射出来:“有两个人,晚饭后到附近的树林去散步,突然碰上了一只熊,两个人吓得撒腿就跑,熊就在后边追,眼看着要追上了,跑在前边的那个人灵机一动,三两下蹿到一棵大树上。后边的那个人来不及上树,突然发现眼前有个树洞,便一头钻了进去。这时候熊已经扑到跟前,看看树上,又看看树洞,不停地吼。突然,躲进树洞的那个人冲了出来,和那只熊拳打脚踢地搏斗,眼看招架不住了,便赶紧钻进了树洞里。不一会儿,他又从树洞里钻出来,和熊继续搏斗,实在招架不住了,又钻进了树洞……就这样,出来进去,再出来再进去,不停地折腾……这时候树上的人急了,冲着下面直喊,你躲在树洞里别动不行吗?跑出来干啥?下边的人也急了,你知道屁,洞里还有一只呢!”钟医生就像是这个笑话中不停进出洞穴和两只熊搏斗的人,不停地挣扎却得不到解脱。
  再谈谈小说中的苏丽娅。苏丽亚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角色。在她刚出现时带着满身的清新气息,扮演着钟医生的忠实粉丝,我毫不怀疑她将会一直是钟医生在战斗中的得力助手一起对抗谈院长到最后,可是在钟医生拒绝了她示好以后,她对钟医生仍是那么温柔那么贴心,可是一开始和钟医生一样对谈院长嗤之以鼻的她渐渐抹起了浓厚的法国香水,并穿着性感的露胸外衣半夜和谈院长一起留连各个饭局……在看到钟医生仍旧恪尽职守和谈院长拼死拼活,苏丽娅意味深长地问他:“主任,你看过《堂吉诃德》吗?”
  也就是说,在这场战争中,真正走到最后的其实只有钟医生一个人。苏丽亚是一个精明但最终世俗的女人,她看到了钟医生胜利的希望寥寥,于是便毫不犹豫地投奔了敌方。或者说,也许一开始她就并没有真的认为这是一场战争,她只是本着良禽择木而栖的初衷来为自己挑选伴侣,钟医生的美好品质吸引了她,可是既然得不到那也只有转向能给她提供物质条件的谈院长了。毕竟凡事没有好坏,只有对错。孤军奋战的钟医生在她眼里是堂吉诃德,有点可怜,有点可笑,或许还有一点令人敬佩,可是也仅此而已了。钟医生和谈院长的战争最终也以钟医生的大病和两人的同时退休而告终。两人刀来剑往斗了小半辈子,最终给退休画上了休止符。
  小说到这里也就结束了,可是作者提出的三个问题,也并没有给出回答。愚笨如我自然也是给不出什么答案的,不过我想,如果社会上可以多一些钟医生和谈院长的结合体,也许可以迎来一个更加光明的结局。
发表于 2016-1-26 16:33:39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不错的小说。获得了2015年度的人民文学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QQ|小黑屋|手机版|全本txt电子书下载网站 ( 豫ICP备13018914号-1 )

GMT+8, 2020-12-3 09:17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