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下吧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38|回复: 0

[佳作讲评] 矛盾是我们生存的故乡——读朝潮长篇小说《他的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27 15:53: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矛盾是我们生存的故乡
 ——读朝潮长篇小说《他的乡》

作者:花样


  每次搬家的时候,“我”小心翼翼地捧着金鱼缸,以免它破损。鱼缸里养着三条金鱼。朝潮长篇小说《他的乡》的开头说,为三条金鱼取了名字,但没有说出叫什么名字。当然很少有人会去在意这三条金鱼的名字叫什么,这无关紧要,朝潮却执拗地在小说的结尾处将答案揭晓(尽管这个答案也平淡无奇):一条叫做“我”,一条叫做“赵大有”,一条叫做“奔奔”。金鱼的名字取自小说中的三个主要人物。朝潮似乎是一个很执拗的人,他的执拗也总能用对地方。随着答案的揭晓,他把这部城市小说变成了问题小说,也把这篇小说变成了寓言小说。这些变化,都在小说结束的时候发生。朝潮给了《他的乡》强大的后劲。
  小说里运用了不少隐语,比如关于房间和天堂的表述;比如打字员的腿的站立方式、隔壁大姐送给“我”的那把蒙古小猎刀等等。这些隐语随着情节的发展表现着它们不同的面貌,甚至是隐秘的定时炸弹。
  “我”、赵大有和奔奔,都漂游在北京这只大鱼缸里,一个矛盾重重的地方。它在下雪和不下雪之间矛盾着;在空气的清朗和沙尘、交通的拥挤和速度之间矛盾着,在胡同的拆与不拆、老住宅区的清静和喧闹之间矛盾着。小说里的生存环境和现实需求似乎不重要,它们只是小说的土壤和气候之类,朝潮想让读者看到的大概是人的生机之根和存在的宗教之花。为了给赵大有做手术,奔奔不顾一切地筹钱,为此无意中制造了一起恐怖事件,进了拘留所;为此跟人打架,头破血流……这些为他后来的精神反转形成极大的差别,也似乎在证明人身上的宗教性才是生存的最高特性。这方面,连次要人物都没有放过。比如“老赵”那面镜子的戏剧性和在它(传统爱情价值观)照亮之下的爱情归宿;比如设计部老板和他弟弟之间的宿命关系。
  “我”处在爱情的矛盾里。小说经历了对隔壁大姐的冲动、对打字员的割裂和对东北男孩的审视,三种不同的爱情。据柏拉图的《盛宴》说,世界本来是由男男、男女、和女女构成的。神的利刃把人一分为二,人才有了男、女之分,从此人开始寻找本该有的另一半。这样造成了一个事实:人要寻找的精神另一半不一定是异性。和赵大有的对象赵青青,奔奔的对象艾妮的有名有姓相比,隔壁大姐、打字员、东北男孩这几个称谓显得异常模糊,纠结着“问世界情为何物”的思考、疑惑和矛盾。
  赵大有处在身体的矛盾里。对于四处奔走拍摄影像的赵大有来说,一条腿的残疾摧毁了他肉体中的支点,也一度摧毁了他精神上的支点——摄影。赵大有残疾后获奖的摄影作品《支点》,拍的是一个拄着拐杖的人。这拐杖也是赵大有把这张照片取名为《支点》的来源,隐指赵大有又开始了他的摄影之旅。残疾摧毁的秩序逐渐地重建,残疾前巴音布鲁克之行(拍摄天鹅)的精神内涵也重新来指引他。去过女友赵青青的老家之后,他明白了那里才是他向往的地方,才是他的归宿,于是他选择了回到女友的老家定居。赵大有的精神天鹅飞过了北京的上空,落在了一个人口稀少、民风淳朴的小县城。“要喝酒,找大有”,一个酒量奇大并嗜酒的人,最终选择了退隐的生活。正如陶渊明《饮酒诗》中写道的“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三个人中,只有“我”继续留在北京;赵大有离开了北京,搬到了另一个地方;奔奔离开北京,搬到了另一个世界。
  奔奔矛盾在梦想里。他因为要给赵大有凑钱治病,卖掉了碟机却找回了从前的梦想——音乐创作。他为此天天做梦,梦见奇奇怪怪的事情,梦中漂浮着众多美妙的音符他却抓不住。他依赖毒品让自己沉在梦里,沉在那些美妙的音符中,不愿意醒来。在小说中,梦和梦想的分别逐渐模糊起来,这种混沌给予梦和梦想这两个词语更多的可能性。梦也成了现实和死亡之间的临界区,梦只能暂时地保管人的生活,如果不能从梦中回到现实,那么只能从梦中进入死亡,再也无法回归。隔壁大姐送给“我”、后来“我”又送给奔奔的那把刀,在奔奔的手中不停地移动着锋刃,寻找着它的契机,它曾经指向小胡子,曾经指向朗天,最后它指向了奔奔自己:奔奔割腕自杀于艾妮家的浴缸里。奔奔的死让奔奔永久地停留在梦想的天堂里。艾妮的跳楼自杀,又把死亡从二十楼的天堂带回了硬邦邦的现实中。朝潮的残酷在于:连死亡本身最终也要面对现实。奔奔死后,他创作的歌曲在大街小巷流行开来,大街小巷唱着:“我最近的人,都在离我最远的地方;最远的记忆,在我最近的面前流浪。”大街小巷唱着远和近的矛盾。
  他的乡,本身就是一个矛盾的词。小说的题目《他的乡》挑着矛盾的衅,把词语本身的矛盾加以突出。他的乡,第一层面仍旧是他乡的字面义:异乡;同时也可以理解成他的家乡。异乡和家乡是矛盾的一对,它们在《他的乡》这一命名中共存。两位朋友离开之后,“我”在北京频繁地搬家,试图通过创造一个持久的异乡来解决它们之间的矛盾。但“我”频繁的搬迁又说明:矛盾始终会存在。
  朝潮小说里的矛盾,就是人类的矛盾。

评分

参与人数 1珍珠 +3 收起 理由
zwg1226 + 3

查看全部评分

QQ|小黑屋|手机版|全本txt电子书下载网站 ( 豫ICP备13018914号-1 )

GMT+8, 2020-10-28 13:24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