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下吧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69|回复: 0

[佳作讲评] 一部别有企图的小说——读朝潮的长篇小说《他的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27 15:55: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部别有企图的小说
——读朝潮的长篇小说《他的乡》

作者:曲梵


  朝潮的长篇小说《他的乡》,不像是一部年轻人的成长史,也不是简单的生存关怀。作者有意设计了几种人物款式,对人的“存在性”这个现代命题进行深度勘探和呈现。
  “道之真以治身”,道家思想强调明智的无为,强调愤世嫉俗般的满足,人应该放下身外之物到自然中去修身养性,从而获得心灵的安定。庄子的“乌龟”宁愿在泥水中曳尾而行,不愿供奉于庙堂之上。赵大有最后离开膨胀的城市,去纯朴的县城过清净日子,就是“归隐”在道家精神里;奔奔身上显然闪烁着不为羁绊、冒险、自我等“欧洲精神”元素,这个时尚的年轻人是东西方文化的结合体;打字员的名利场,是洪水猛兽般的欲望的象征;“我”对组建家庭有着强烈的愿望,希望和心爱的人将日子进行到底,完全继承了中国传统文化……还有东北男孩、大姐、艾妮、赵青青等,他们在小说里占据的位置不多,却折射出人在城市的各种状态。几个层面,几种可能。在小说平静的表面下,作者用心良苦地挖掘着关于“存在性”的各种通道,并不露声色的将它们呈现出来。这种冷静,剔除了道德评判,推动小说获得更加开阔的精神视野——不追究道德,才是道德的。这方面,萨特发表过相似的论述。
  《他的乡》的结构是散淡的,没有走“起先、然后、结果”式的故事化路线。这种写作方式的难度在于削除故事连贯性之后,得用质地精良的语言去推动文本,否则很难产生阅读期待;其优势在于,可以放开在深度、技术等方面的手脚,丰富小说的信息量。在这部开放的小说里,我看见了表现主义的影子和冲破性别障碍后人性的多种可能,看见了小说里隐藏的博物馆,看见了帕慕克式的对权威、竞争、制度的无声批评,等等。这些“枝桠”使文本显得更加饱满。
  维特根斯坦说,每天清晨,你都得重新扒开死气沉沉的瓦砾,以便触及温暖鲜活的种子。我想,朝潮对于小说语言必定做着这样的努力,尽心竭力地寻找语言的诗性和芬芳。最明显的是语言的创造性。小说的扉页上写道:“伤口把我们养大,养结实。”几个简单平实的词汇组合成一串语言之珠,举重若轻,余味绵长。“伴奏音乐像一副残缺的牙床在音箱里咀嚼,一束灯光孤独地打在冷清的小舞台上。打字员很同情那个舞台的空寂,也很想将伴奏音乐残缺那部分补上去。”这是语言的想象力,是阅读的意外。“同情”一词,省略了一大笔繁冗的叙述,形象而幽默地描绘出打字员的心境。其次,是语词的前后连贯性。“巧克力”一词,出现“我”和打字员的嘴里时,呈现的是爱情;出现在赵大有的嘴里时,探讨的是命运。那把蒙古小猎刀,从一开始就表现出隐隐的不安,不时发出忧伤、愤怒和绝望的寒光。朝潮甚至在闲散处,作出这样的暗示:奔奔说我瘫坐在那里的样子,像是被人捅了一刀那样安静。这把刀子造成的严重后果,确实无法让人平静。朝潮似乎特别珍视小说里的事物,语言的高品质,一以贯之地生长在这部小说的庄园里。这也应该是朝潮对自己的一贯要求。他不遗余力地寻找语言的诗性和芬芳,包括对词语的创造性应用——它们游走在小说的血管里,被赋予个性化的价值和意义。此外,这部小说里的对话描写是有趣味和品质的,它们甚至承载了审美功能,为小说赢得了尊严。
  朝潮的小说是别有企图的,它跟陈旧小说价值观保持着一段警惕的距离,就像他的为人。聚光灯下容易被暴露,被灼伤,也许朝潮深谙此道。?

评分

参与人数 1珍珠 +3 信赖度 +1 收起 理由
zwg1226 + 3 + 1

查看全部评分

QQ|小黑屋|手机版|全本txt电子书下载网站 ( 豫ICP备13018914号-1 )

GMT+8, 2020-10-28 14:10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