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下吧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67|回复: 0

[书刊讯息] 国内首部大型当代文学编年史历经五年编纂面世(雷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28 10:50: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国内首部大型当代文学编年史历经五年编纂面世
雷 萌

  历时5年,88位编纂者参与,一部10卷540万字的《中国当代文学编年史》近日在京首发,这也是国内第一部大型当代文学编年史。
  为了出齐、出好这部被称为不赚钱的大书,山东文艺出版社甚至没能完成向新中国成立60周年献礼的设想。在担纲编纂主力的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学者们心中,有一个关于文学的中国梦,那就是用编年史的形式展示一幅中国当代文学的清明上河图。

  让文学史实静默地呈现
  谈起编纂《中国当代文学编年史》的初衷,该书总主编、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张健说,在一个文学史的书写正走向多样互补,同时“重复写作”已开始大量出现的时代,对中国当代文学历史事实的进一步系统钩沉、清理、考辨,越来越显出重要性和紧迫性。“我们希望用一种所谓静默呈现的方式,为中国当代文学史的研究和写作做一些基础性的建设工作。”
  该书策划于2007年年底。不久,北京师范大学组建了以9位学者为骨干,总计88人的编纂队伍,2009年下半年完成全书第一稿。此后又用了一年多时间,张健以校样为基础,对全书各卷进行统一增删、修订、改写。据统计,这一稿除了直接改写在校样上的文字之外,单用另外打印纸粘贴的方式,涉及改动的文字就达18万字以上。
  该书的几位分册主编、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的赵勇、张柠、张清华、李怡等多位教授和学者,谈起这5年中亲历的芜杂与繁琐,都感同身受。赵勇回忆说,去年暑假的一天,他突然接到张健发来的电子邮件,要他核实几份材料。而当时,书稿已经在出版社进行编辑校对了,出版社的责编有拿不准的地方,把意见反馈回来。赵勇举例说,其中有一处提到作家凸凹,但当代文学史上有两位名叫凸凹的作家,北京和四川各有一位。“我立刻多方核查,就是这些细节问题,让我对做学问必须的"严谨"二字感悟至深。”
  
  开阔视野铸就艰巨工程
  编年史,顾名思义,是以时间为经、以事件为纬来记载历史事件的史书。而在众多专家学者看来,《中国当代文学编年史》不仅是在写史,更展现出一种主动打开视野、融合方方面面的姿态。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所长陆健德认为,虽然这部书写的是中国当代文学历史,却始终有着开阔眼光,其中不乏对外国文学的关照,比如《世界文学》杂志于1953年7月创刊,当时定名为《译文》,书中把来龙去脉列得清晰明了。1953年之前很多外国文学作品、翻译作品也被收入书中,因为中国现当代文学的诞生发展也离不开外国文学的翻译介绍,这从一个侧面体现出编者具备开阔的视野和海纳百川的胸怀。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程光炜认为,编年史的编纂过程是对历史视野的再打开。视野是一个面,历史观及史实是一个点,其间的平衡点很难把握。越是丰富详细甚至繁琐的编年史著作,越是能打开被锁住的历史视野。他说:“这部文学编年史给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启示,这个两翼要不断冲突,不断形成张力,只有这样,当代文学史研究在下一阶段,再过一个10年、20年,才能跟上现代文学史研究的脚步,并形成一种自我反省的东西。”
  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院长孙郁注意到,《中国当代文学编年史》在还原文学生态的同时,很关注不同专业观点的交汇。对于一部作品诞生后正面评价、负面反应之间的争鸣,书中都能言简意赅地展现出来。
  北京大学教授陈晓明用“不可思议”来形容这项浩大工程。他表示,特别是2000年以后,我国每年出版的长篇小说超过1000部,甚至有的时候出版3000多部。而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每年只出版几部,到80年代,我国长篇小说总数也没有超过1000部。随着媒体的快速发展、文学学术的深层介入、文学批评期刊的大量涌现,数量的巨大反差、评判介质的层出不穷,怎样在有限的篇幅内平衡和取舍,难度非常大。因此,编纂《中国当代文学编年史》是一项艰巨的工程。
  
  用胆略和勇气构建秩序
  《中国当代文学编年史》导言中提到,编纂文学史其实是在建立一种秩序。多位专家学者对此十分认同,编年史不是简单地把历史事件搜罗、汇集起来,而是要用一种静默的方式表达取舍。
  “写一部编年史,实际上是给历史定位。我们肯定的、怀疑的、批判的是什么,希望历史向怎样的方向发展,这部书鲜明地呈现出这样一种秩序,这需要编者的历史观和史家眼光,更需要他们的胆略和勇气。”陈晓明说。
  陈晓明进而解释,把那些被公认的文学作品记录下来并不难,这部书难能可贵的是,把一些曾被湮没的作品重新挖掘出来,把过去评价低的给出一种解释。编纂到上世纪90年代以后难度加大,对于今天享誉文坛的知名作家是怎么成长的,他们怎样形成一种美学的主导架势,有些作家为什么没能形成气候,书中都给出了回答。
  程光炜认为,恢复现场是编年史写作的一大难题。对此,他解释说:“当代文学与现代文学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思潮特别多,其主要发展脉络和框架与各种思潮密不可分,编年史写作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恢复当时的那种现场。”
  正如陆健德所说,“当代”这个意识永远不会过时,该书讲的虽然是过去的历史,但是它让我们更强烈地意识到,当下还可以做些什么。“该书使我们知道自己在追求一种什么样的价值,这种价值就是中国人的价值。只有这样,它才能触动中国读者的内心,触动全世界读者的内心。一旦那一天到来,我们文学的中国梦就成功了。”
  (原载中国新闻出版网2013年7月23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QQ|小黑屋|手机版|全本txt电子书下载网站 ( 豫ICP备13018914号-1 )

GMT+8, 2019-11-18 17:46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