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下吧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77|回复: 0

[佳作讲评] 赏读刘玲海小小说的艺术特质(孟庆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5 10:31: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选自刘玲海微型小说集《游离在梦的边缘》,黄河出版社,2016年1月出版。

  
双线结构明暗呼应,悬念迭起以智取胜
——赏读刘玲海小小说的艺术特质
辽宁抚顺  孟庆革

  在一次文学笔会上,我见到了刘玲海先生,其实我们应该算是熟人,这之前经常在文学期刊上读到他的作品,他常用的笔名叫青霉素。

  在我评论了他的蚂蚁小说《就要离开我的村庄》后,我们在网络上有了多次的交往。他是一位医生,山东枣庄人。工作之余,用医者之心,经营着他的文字。笔会的几天里,我们吃住在一起,从心底里产生的好感,让我们很快快成了朋友。现在想来原因之一是他不事张扬、谦逊友善的性格,与我做人的追求一致。其二是源于对他勤于思考、埋头创作。特别是对他在蚂蚁小说上取得骄人成绩的敬慕。他曾获得中国首届汉语蚂蚁小说“金蚂蚁奖”,成为中国蚂蚁小说的五位金蚂蚁之一。

  刘玲海对我说:“我写小说把立意放在首位,立意好了,语言情节可以修改,立意不行,全文不可救药。只有好的立意,才能从一朵浪花中看到滔滔大海,从一个片段里反映出人生内涵,从一个瞬间折射出时代变迁……”我就从他近期的几篇小小说中谈一下感想。

  一、双线结构,明暗呼应

  我注意到刘玲海先生的小小说多使用了双线结构,他在叙事过程中设置“一明一暗”两条线索。每条线索都串起若干个细节单元,两线或平行展开,彼此映照、对比,最后在一定契合点汇合成一线;或交叉重叠,相互衬托,推动了小说的情节的扩张,升华了小说的主题内涵。双线结构进一步拓展了作品的广度和深度,更好地表现丰富而复杂的社会生活。

  《叫你一声娘》里,“黒七下山拜祭亲娘”这是一条明线,“老太婆寻机为儿报仇”的思想变化是一条暗线。出山唯一的路口,明暗两线相遇,作者巧妙地通过两人的对话,使明暗两线交汇在一起。“老太婆给黒七剪头”和“黒七给老太婆磕头”揭示了小小说的深刻内涵。“高高的山上是我家,穷人想我富人怕;饮风沐雨卧山林,冬去春来青草发。”黒七沙哑的歌声,给出所有疑团的答案,这正是小说结尾的高妙之处,山林中传出的歌声使小说言有尽而意无穷,余音和余意皆袅袅不绝。

  《谁见过俺女人》同样是明暗双线的情节,阿三两口子开小饭店,兼做贩卖人口的“生意”。阿三女人更是人精一个,有一双会说话的眼,一张见什么人说什么话的嘴。不想在老光棍和女疯子面前竟然“小巫见大巫”,掉进了套中套,机关算尽的阿三女人自己被拐卖到了山里。双线两次交汇碰撞出故事的高潮,双线互相缠绕的结构又暗藏小说的主题,作者游刃有余,又留出自由空间让读者去补充空白的情节,去品味小小说主题思想。

  《美人痣》更是将两条线索,扩大到妇产科女医生和美人痣女患者,两个人的心灵独白。“我”的回忆这条线索被着力精雕细刻,通过细致详尽的心理描写,对主人公从之前的回忆到眼前的辨认,小说渗透着医生这个职业特有的冷静和细致,作品因此显得无比客观和真实。而美人痣女患者在生活中的改变则有她生活中的医生和丈夫的记叙来推测和想象,这种驾驭小说结构的能力,使小说具有十足的抒情意味,增加了小说的美感和意蕴。

  二、悬念迭起,紧抓人心

  悬念的主要作用是抓住读者的心,引起读者对事情的发展、变化、结果,对人物或事物的处境、结局产生关切的心理,使文章情节发展更具有吸引读者关切、引人入胜的魅力。刘玲海的小小说设置悬念的位置有两种形式:

  一种是在篇首设置悬念。如《谁见过俺女人》开篇写道:“阿三两口子的路边小饭店吃客虽不多,但他们的日子过得却很惬意”,这是为什么呢?!读者探究的心理被这一句话给牢牢揪住了,展开矛盾,引出下文就顺理成章了。

  另一种是在篇中设置悬念。如《又见炊烟升起》,阿桃被滑动的沙子一下子带进深水里的噩梦困扰,水有多深呢?这一情节在小说中反复出现,这种心理描写悬念贯穿全文,承上启下,推动情节的发展。层层展开,引人细读。

  三、诗化语言,以智取胜

  小小说是立意的艺术,蚂蚁小说是智慧的搏杀。《我们一起做游戏》再一次抚摸到了教育的大课题,手机在教室里丢失考量着学生的品德,更考量我们的灵魂工程师采取何种教育方法。幸运的是刘玲海笔下的老师,用一个游戏给了偷手机者改过的机会,凸显出老师的伟大。在立意之外,更需大书特书的是小小说里诗意的语言,“金蚂蚁”刘玲海兄弟深谙此道,在他的小小说中,智慧的光芒处处闪现。

  《叫你一声娘》里:“黑七的心就像被一只大手紧紧地握住。”——这是感觉的智慧。

      “远处的山林里,一曲随着山风打着旋飘来。”——这是声音的智慧。

  《谁见过俺女人》里:“(疯子走过来)阿三女人眼皮猛地一挑,眼角的秽物都抖掉了。她笑眯眯地迎上去……”——这是神态的智慧。

      “老光棍临走又看了一眼疯子,疯子看着他笑了笑,老光棍也笑了笑。”——这是伏笔的智慧。

  《美人痣》结尾:“我知道,这个男人不是那个男人;这个女人是那个女人吗?我不知道。”——这是一种刻意矫情的智慧。

  《二楞的麦子》结尾:“二愣赶走村长就翻身上床,四平八稳地躺好,却又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唉!怎么就睡不着呢?二愣很是纳闷。”——这是一种明知故问的智慧,与上篇结尾手法如出一辙。
   
  《我们一起做游戏》中:“掌声再一次响起,教室里已盛不下,和着手机里的曲子一起溢出窗外。”——这是发自心底的欢愉的智慧。
  《又见炊烟升起》中:“墙上的自鸣钟里传出鸟儿婉转的叫声,阿桃起床一手扶着睡衣一手拉开厚厚的窗帘。楼下的大街像一条河流淌着;苍白的太阳在灰蒙蒙的空中浮动。”——这是寓情于景的智慧。

  小小说的文体探索,是无穷无尽的。刘玲海先生的这几篇小小说选取了不同的素材,运用了多样的手法,可以看出他执着探索的轨迹。但是,我也要说探索要向着更新的领域,更自我的世界拓展。摆脱旧的题材藩篱,摒弃为写作而“作”的束缚。我期盼着他通过不懈努力,打造出属于自己的小小说印记。

  =======================

  刘玲海简介,刘玲海,笔名青霉素,山东枣庄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北京小小说沙龙成员。作品见于《山东文学》《小说月刊》《四川文学》《微型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佛山文艺》《小说界》《百花园》《金故事》《延河》《天池》《金山》《羊城晚报》《南方农村报》《北京青年报》《文学报》《中华日报》(泰国)《国际日报》(印尼)等报刊。出版小说集《就要离开我的村庄》《游离在梦的边缘》。2010年首届汉语蚂蚁小说“金蚂蚁奖”大赛作品获金奖,2011年山东省新锐青年文学作品奖获小说类一等奖,2016年选为“齐鲁文化之星”。

QQ|小黑屋|手机版|全本txt电子书下载网站 ( 豫ICP备13018914号-1 )

GMT+8, 2020-10-28 14:17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