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下吧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27|回复: 0

[佳作讲评] 《直面当先的现实主义力作》作者:汪守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0 09:4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长篇小说选刊》2015年第4期

直面当先的现实主义力作

汪守德

  现实军事题材的文学创作,在较长的时间里都处在一种莫名的困惑与焦灼之中。在面对现实的问题上,作家们普遍感到信心不足和热度降低,不是羞羞答答、止步不前,就是无力问津、退避三舍,表现出不应有的但却是可以理解的畏葸与胆怯。军队作家反映现实军队生活力度的减弱,使其同许多富有深度与质量的非军事题材作品相比,大有风景迥异、不可同日而语之感,这不能不使人对之怀有一种深深的遗憾。
  客观地讲,军队生活的现实与矛盾的确不那么易于触碰。姑且不论仍有诸多无形的禁忌与桎梏,存在于人们的观念之中;更有种种纷纭驳杂的现实军营生活矛盾,摆在军队作家面前,其所呈现出的新的形态与特质,难再以既定的观念和逻辑加以评判,这对军队作家的勇气与魄力,见识与水平,笔力与才气,无疑都是巨大的挑战与考验。从实际的创作情形看,既有一些作家将其视为畏途,避之唯恐不远;但也有一些作家为职责和激情所驱使,仍在进行着某种勇气可嘉、坚韧执着的努力与探索。军队作家陶纯可以算作是后者中的一个突出代表,其新近推出的长篇小说《一座营盘》,就是以某种颠覆性的姿态,勇敢地直面了当下的军营生活,并以其下手凌厉的解剖和摘除毒瘤般的锋利,在创作上辟出了一条新的道路,从而给这类题材的创作提供了某种可供借鉴的重要启示。
  作为军营旧称的“营盘”,依然是个指向性、象征性都很鲜明的军事语汇。陶纯以此为题的写作,以正面的切入和强攻,来为读者讲述其“营盘”中的生活、人物和故事。地处龙城南郊的这个A基地,就是小说虚构的这座现实的营盘,承载着作者赋予的对于军营的最现实、最切近的洞察。作者以三十多年的时间为单元,对这座营盘和营盘之中的军人们,进行了颇为冷静、犀利而有深度的观察、透视和剖析,使之呈现出纵横交错、纷繁复杂的生活肌理,如同一种更为当下的军队现实的标本,更加真实、痛切、震撼性地呈现在了读者的面前。
  《一座营盘》给人印象最深的,当是其成功塑造的人物和与人物相关的那些事儿。人物自然是观察军营的焦点,每一座军营都有无数的军人在以共同的,也以不同的方式书写自己的历史。进入这座“营盘”并在其中成长发展,并清晰曲折地勾划出自身绝然不同军旅人生轨迹的,是一对同年入伍,性格迥异,一正一邪,品质天壤的人物,即具有独特形象特征的布小朋与孟广俊。他们仿佛一入伍就有了某种天然的分野,而经过漫长军旅的风雨历炼与人生抉择,最终收获了截然不同的人生结局。作品以纯熟老练的笔墨,勾画出两人不同的从军道路、性格特征与价值取向的强烈而鲜明的对比。即在当代社会与军营的时风吹拂之下,在坎坷颠簸的人生历程当中,布小朋在艰难的处境中始终选择了对于底线的坚守,而孟广俊则在芜杂惑乱中颇为适应地选择了放纵,两人所奔往的不同人生方向,都是当代军营可以想象的路径;两人所备尝的滋味各异的喜与悲,又都是这片土壤结出的果实。以两人时而平行、时而交集的命运为主干自然向前延伸,作品所呈现出的是军营的众生相,是军营的现实生态,是看似影影绰绰却也隐藏着无穷奥秘与玄机的官场式的运行规则,是这种规则之下已经发生局部蜕变的肌体和质地,其文学价值和认识价值也就深刻地体现了出来。
  作为主人公的布小朋,是作者给予正面肯定、并寄予理想与热望的人物。本是地主成分的他,在当时几乎没有任何出头之日是可想而知的,只是由于接兵副连长康文定与其姐姐布花的“交易”,才使其走向军旅一事成为现实。在布小朋离家从军的前夕,姐姐布花在父母坟前要其起誓永远留在外面世界不再回来,其情志的决绝折射出了出身卑微贫寒之家的子弟的悲苦与艰辛。布小朋从站哨、带班,到基地康又汉司令家当公务员,后因与康司令之女莉莉之间莫名的关系而惊险异常地提了干,开始走上了一条艰难坎坷但终究轨迹向上的路。或许是曾经的悲苦命运造就了他的虔诚敬畏之心,或许是他与生俱来就有的一种端正品行,或许他从军营生活吸收的点点滴滴都是正能量,抑或是在与康司令的交往中为其老军人的襟怀与气节所感佩,使他在军营这个环境中,能够始终保持高度清醒与自觉的意识,矢志不渝、一根筋似的坚守着自身的立场与品质。他工作在财务部门时,告诫自己“不当账房先生”,对部队“很多钱不该花,但又不得不花,没用到正道上”的痛心现象,在无奈中不讲情面地进行着抵制。在担任606仓库主任职务时,这已经是一个深陷腐败泥淖、令人叹息的单位,他不随波逐流,不同流合污,凭着一股不合时宜的、认死理的牛劲,以清正的品格与作风,顶住了来自各个方面的歪风邪气,硬是把这个问题成堆的落后单位带出了泥淖。他到三师九团当团长,按实战要求拉动演练部队却因遭遇大雨而发生亡人事故,在有人试图将其坏事变好事地将事故树为典型时,即便因此被“晾”起来,也坚决不改其不愿作假的初衷。对夏忧这个梦想很高、见解不凡,却不合时宜、颇为另类的部属,又极尽了点拨呵护之能事。姐姐布花凄然病逝后,关乎唯一外甥牛牛的前途问题,在私人情感与组织原则的矛盾与纠结中,虽然经历着亲情与良心的拷问,却始终不放弃对于原则的坚持。即便红颜知己严锐对他有投怀送抱的举动,他也理性冷静而又不失温情地拒绝。其所极为重视的“101工程”的不期然失败,也使他在深深的自责中承受着灵魂的折磨。其虽然常常不得志,不被理解,且郁闷填胸,却仍洁者自洁,依然故我,不改初衷。其之所以又能够磕磕绊绊,一路走好,直至升任后勤部长、师长、司令之职,充分表明部队的本质仍然没有改变,其人品和努力能够得到应有的认可。也在于有像康司令那样正直耿介,胸怀磊落的军队领导存在,是其真正精神的支柱与知己,始终支持、激励他勇敢决绝地走下去。
  与布小朋唱对手戏的孟广俊,是小说刻画得最为真实饱满活灵活现,最具典型意义的人物形象。作者从军营生活中了解和掌握的许多负面素材,几乎都赋予了这个人物,使他一路走来的路程,几乎就是由众多极为丰富生动的细节组合而成。这个出身乡间、藏身军营的人物,比一般人要更为成熟世故,悟性高,脑子活,且深谙社会与军旅人生的个中三昧,懂得和善于走关系,找窍门,抱“大树”。甚至在找对象的问题上,“一直瞄着领导家的姑娘”。这个本属人渣一类善于投机钻营的人物,却能在这样一种环境中,常常颇受青睐步步登高。他从连队“上士”这个日用物品采购员滋润的“肥差”做起,“兢兢业业”地从被认为有用的人送烟送酒开始,竟然能够顺风顺水,一路向上,一步一个台阶地逐渐接近实现他当中将的“大志”。在他的身上集合了精明势利、张扬显摆、胡作非为等种种特征,如:报各种账目时总是“往大了报”,以中饱其私囊;当后勤部副部长进京要钱时,偷偷地携带基地电视台女播音员一同前往,把她当作不宜言明的某种媒介;把故乡的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孔老前辈”接到基地医院长住供养,为的是讨得“大首长”孔家瑞的欢心,以期获得更便捷的进身之阶。调入北京总部如愿以偿当上将军后,志得意满回到老单位大撒金钱,于酒席宴上颐指气使地喝死师副参谋长罗大海。其小人得志式的命运及其为人不齿的所作所为,正反映了部队实际存在的种种弊端和问题。从孟广俊身上所折射出的军队贪腐之风,严重地侵蚀着这个本应是战斗的肌体,而这恰恰给孟广俊们的自由呼吸与肆意驰骋提供了充足的养分和渠道。这是一个孟广俊能够如鱼得水的土壤,其行为反过来又使这块土壤被严重毒化,这不能不令人为之感到震惊和忧虑。小说写到这个人物的最终倒台与被起诉,既可视为军队生活现实和一些人下场的真实写照,又可提振起人们对于我们这支军队的信心。无论从哪个角度讲,小说都是接地气的写作,有着可靠的社会学基础作为支撑。
  我以为忠实于生活的创作态度和强烈的现实主义色彩,是小说获得力量的真正奥秘所在。虽然身有戎装的光鲜外表,但军队已并非化外清净之地,同样呈现出某些官场的病态,而这又被大量地体现在这部小说的情节与细节的描写上。其对官场人物和规则的勾勒可谓形神毕现,入木三分,力透纸背。如为投总部江副部长所好,煞费苦心地做出那样一碗滋味纯正的臊子面;接待大首长时用不断更换的方式,始终在桌面上保持所谓“四菜一汤”的心计;孟广俊弄到一百副军车牌照,拿到广东给个体户搞运输赚钱,甚至用飞机做走私汽车生意;孟广俊下工夫为基地搞到连龙城市委书记都望尘莫及的特供茅台酒,并且始终在车子的后备箱里放着以备关键时刻派上用场。以及用变相买书画的方式投基地杨政委所好,对总部营房部门营级军官郎征进行高规格接待,A基地严重超标准建设高级干部住宅,花一百多万元铺张浪费宣传一个典型。凡此种种,这些似乎司空见惯、俯拾即是的一个个事例,已经形成愈演愈烈的风气和影响人民军队的肌体健康的毒瘤,到了应当加以遏止与剪除的时候了。
  陶纯笔下的这座“营盘”,从开始时的小溪初成波澜不惊,到最后几乎是令人惊愕的巨大人生和命运的变迁,其间通过对生活的照相式写实,对军队官场的无情解剖,对人性的明晰参透,可谓让人处处惊心,扼腕惊叹。作者笔下所描述的这一切,都是对所见所闻的秉笔直书,都是现实图景的真实呈现,并不需要背离生活去进行刻意的虚构。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个营盘只是所有营盘中的“这一个”,是一个极具概括性和象征性的缩影,概莫能外地受到社会风气以及军队自身流弊的广泛而深刻的影响。那些令人痛心的人和事的发生,有的是对社会流行做法迅速有效的复制,有的则是本身存在的问题与弊端所致,从而愈演愈烈地汇合成军队种种特有的腐败风气和症候。使我们在由衷赞叹那些军魂永驻、高风亮节的军营人物的同时,更对那些习以为常、司空见惯的歪风邪气感到忧心忡忡。所幸作品中所反映的种种令人扼腕的现象,正得到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和军委班子的大力重视,党中央对腐败零容忍,反腐全覆盖,反腐不留死角,反腐无禁区,正着力营造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政治氛围,军队决不能成为腐败分子的藏身之地。数十名高级将领近期落马,便是最好的诠释。所以说,这部小说的出现,有着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这部小说的问世,深刻地表明了这样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即军队由于在当下接连曝出的种种问题,不能不使人承认其昔日的光环受到很大的损害与衰减。作为军事文学创作,特别是部队的作家,不能再耽于过去的幻觉,继续写那种早已物是人非、影像失真的虚假生活,在必须承担要弘扬部队战斗精神这一使命任务的同时,同样必须勇敢地面对现实,正视其存在的严重问题。进而根据自身对于军营生活的真实观察与积累,深刻准确地揭示出军营的真实生态,生动形象地刻画出当代军营中的真实人物,从而真正反映出当代军旅作家应有的责任与担当,锐气与深度,风骨与力量,用自己有热度、有分量,且具有批判精神的作品,为军队的激浊扬清、刮骨疗毒,祛除腐败颓废戾气,重塑当代军人魂魄,贡献一份特殊的智慧与心血。从这里出发的当代军事题材的文学创作,将会有更广阔的天地和更大的作为,也将会赢取更多读者的信赖与赞许。从这个意义上讲,陶纯的长篇小说《一座营盘》,既是一部得风气之先之作,又有着某种划时代的创新性意义,相信它会给当下军事文学创作,乃至整个文坛,吹进一股清新而凛冽的风。反腐之后的“世界变得干净了”,但愿小说的最后期许,能够成为切近的现实。
  
  【作者系总政宣传部艺术局原局长,著名军事文学评论家】
  

QQ|小黑屋|手机版|全本txt电子书下载网站 ( 豫ICP备13018914号-1 )

GMT+8, 2020-10-28 12:46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